【術數縱橫八字排盤】  【術數縱橫紫微斗數排盤】 
返回列表 發帖

玉井奧訣

本帖最後由 一隻貓 於 2011-8-15 15:57 編輯

○凡推就造化之理,其法以日為主。
單提作體,要認為主者之端。為化氣、為本體。入門便要通變。識得主幹有本象、有化象,方可消詳。如甲即本像是木,化像是土。

○坐下支神,先求其意。
乃日幹坐下。首先看此地支,與月支一位、時支一位、年支一位,刑衝破害、生克比和何如。
主幹喜忌何物得來?不可視為泛常。不可顧盼。

○月氣淺深。何者主權。
月建之下,氣候淺深。五行之氣,是何干神。正當此日天時之令。五日一侯之氣。一雲德秀有無。

○地支至切。党盛為強。
地支乃四位支神,至切者,視天干為尤切也。
要看何者為主幹之宅舍,何者為用神之基業。何者力輕,何者力重。宅舍即得地之方,基業即乘貴之所。
一看其力勢沖起,是何支神。
二看其力勢拱起,是何支神。
三看其力勢刑起,是何支神。
四看其力勢合起,是何支神。
五看地支統攝。此法是空中立有者也。
論地支,沖拱刑合四件,極切門庭。一法只拿日幹作主取用。
中間或吉神有刑沖,凶煞有拱合。其生旺休廢,交差不一,難下手腳。不如只詳四個地支基址,五氣中何物最重。將來品量,卻能耗散何神,能生扶何神,能沖合何神,能變化何神。然後卻看日幹屬何五氣,與其最重之氣統攝何如。便拿財官等物、用神之氣,共前五氣引于時座,參較其物何者輕、何者重,義理調順為詳瑞,反則即為乖戾矣。
如此已立定,然後看其支氣,各有所喜所忌之端,不可不詳。五氣謂如木火土金水五者,五者須要各各記住題目。若五氣中何者党多為重。如支幹內外,明暗木多,則木氣党盛矣。其喜忌已論於前五行中。

○專執用神。切詳喜忌。
專執一位用神位為尊長,為權神,為號令,為本領,為倚托。此非小可,執而推之,未敢縱求其意。
外取用神,或財或官、或刃或煞、或食或貴、或印或祿馬等件。
各類例取,原無定法。其用神最忌損犯,兼怕分竊,不宜太過與不及。
如太過之物,本不好了,或歲運又來生扶,即是傾覆壞了。
如木則折、水則傾、土則崩、火則一發而滅、金則折損。
如不及之物,本不好了。或歲運又來克竊,壞盡此物,豈獨有禍。
用神喜忌,至元至妙,後篇別詳,務要得中和為貴。

○氣氣切窮其理,物物至極轉關。
金木水火土五氣,一陰一陽,共有十般消息。
一件件要看衰旺輕重、明晦廣狹,窮則究理盡處。
生何神,克何神,刑何神,合何神之類。
被壞之物,得生之物,主系何事。物物推將去,須要有依倚下落。
至無可奈何處,便是轉關。入何格調,極處一轉,即是建功。圓活參透,卻要定見下落,斷成器不成器何如。

○有氣者急,有情者切。
有氣乃當時也,看八字內外明暗干支。
如六月中氣,大暑節,土金旺相,有氣之類。此為至急,餘則否。
有情乃合氣也,如甲見己,丙見辛,丁見壬之類。
中間干支明暗有合皆取,此為最切也。
一說非特合氣有情,吉神生我克我,亦為有情。
虛拱貴氣,生我克我、刑我合我。亦無異也。

○年幹統攝,次看月時,時如權衡,分毫加減。
看年幹所乘何支,與我如何相攝為切,亦要引在有氣貴地,體局方大。
又看用神,卻系歲君,是何吉凶神煞。若更用神與歲君和,全貴無疑。
次看月時二幹之關係,不可竟作差慢,不來扳攬。
柱中象數變化、五氣真假、吉凶神煞,俱當引歸時座,細分輕重,分毫必須比較。
又雲:太歲一年之領袖,諸神之主宰,極有用處。
只因徐子平以日為主,專取財官。誤了後人多少錯會了義。
故曰:年如稱鉤,綰起其物。月如稱系,提起綱紐。日如衡身,星兩不差。時如稱錘,輕重加減。其譬可謂切矣。

○隨合仍緊,遙合不閑。
隨合:如丙午氣壯,便知有辛未二字。如影隨形,亦看辛未,還是我家恩人,卻是仇人。
遙合:即是支中所藏之神,與彼所藏之氣合也,如申卯、子巳、亥午等類。蓋有其氣類遙合,事意自不放閑矣。

○體制須廣大。
凡八字要看氣象規模、勢況豁達、天地相停、雄健壯實、五氣順克而有力、倒生逆化而有功、貴氣往來不雜,必非尋常格調。
又看八字大意體段:
過於清,則或寒或薄。
過於厚,則或濁或滯。
過於華麗,則或輕或浮。
過於肆逸,則或流或蕩。
過於有情,則或濫或淫。
過於孤介,則獨立不能容物。
過於剛勇,則或暴或燥而無涵養。
過於柔懦,則或愚或鈍而無作為。
過於執實,則拘局而只知有己。
過於軒豁,則圖謀廣而秀不能實。

○字面分先後。
緊用字樣,卻遠在後,或被別字閑神佔先隔了。若無傷犯,須得歲運生扶,方為全美。
緊用字樣,雖近且先,卻有閑神字樣,遠處在後。動搖得切,妨礙用神字樣。卻看柱內,何者可以剿除得去。

○天干專論生克制化。
生則相生,有生不欲生之理。
克則相克,有克不欲克之情。
制則如水克火,而有土制其煞,火能複生之情。
化則水本克火,見木能竊其氣,火轉得生之理。
餘皆仿此。

○地支專取刑衝破害。
刑者:如醜日戌時之類,則刑其出。如巳日寅時之類,則刑其歸。惡物宜刑去,好物喜刑歸。
沖者:吉象宜沖凶象,貴氣宜沖我家。
破者:大概破壞其物,中間有吉有凶。如卯破午,乃乙克午家己土受破。若己土為煞,地面有力,歲運一露,其害無疑。若或不露,亦猶抱虎而眠。又看酉字有氣無氣,可能馭服否。又如己為貴氣,露而有力有勢,則亦因破而來為福。
害者:六害之處,若帶忌神凶煞。來克來竊,真為仇害。

○象成一家。不執貴氣。
人八字中,全無財官等件貴氣,有安然奮發富貴者何?蓋以相生之氣,自立成象也。生意滔滔,有不盡之情,高遠堅實如此。
本象配本,如甲乙丙丁之類。
化象配化,如戊癸丁壬之類。
木火成象、土金成象、金水成象、水木成象,及有三象順序者,同此法。如火土金象之類。
又有四象和協生育者,亦然。如水木火土之類。

○根源一氣。生物滿盈。
如金氣正臨天時建旺之序,既無克竊其氣,一往據生其子者,水神也。水神既顯露於幹,或氾濫于支,物盛不祥,還得幾多火土,能堤防倚賴哉。餘仿此推。則造化盈虧之道,灼然有憑,萬無一失也。

○八法關鍵。五氣開端。
八法已論於前。五氣有聚散完缺、實虛深淺、敵友狹廣、輕重厚薄、寒和之不同。
干支俱有力,克物歸窠。精神強健為聚,喜吉神,忌凶煞。亦要輔佐吉神,沖而無義。
刑而不歸為散,宜凶煞,忌吉神。
金木水火土俱全,順序為氣完。
五行欠一,以待歲運補足為氣缺。
實則如甲戌見丙寅之類,有合有生,局於一象,滯于一方。柱中若無激揚昂藏之類,如此則不過一富翁而已。即有體無用,縱貴亦尸位素餐。如柱中土氣太重,略見官來即貴。餘仿此。
虛則如土入酉寅、木臨乙巳、金到辰亥、水向卯戌、火居醜申。氣虛而不能確固。餘仿此。
氣深如木之本象化象近清明節。
氣淺如木之本象化象方得雨水節之例。
氣敵如辛酉見乙卯,大概凶甚。若見己未己醜,轉有憑籍,反吉。如無憑依,又看賓主強弱,主弱則為鬼象,賓弱則為財象。
友者如丁巳見辛亥,丙戌見己醜,庚辰見癸未之類。仍分何者氣旺而言。
狹如用神局于一二支神之情,狹亦有生旺,引用處其氣卻來不得。
廣則引用處其氣來得,生源處仍有精神,通三合之氣,或通六合氣。
輕如木之本象化象,卻入金鄉,又非天時之類。
重如木象逢寅卯,乃本象地面之類。
薄如木象逢自家死絕之地面,仍非天時之類。
厚如木象逢庫墓長生之地,或得天時,或他幹來助之類。
寒如木枯火散,金寒水冷土凍。天干休囚,地支死絕之類。
和則有合有生,有情有助;有臨官帝旺,無休廢死絕。或有旺相之神來扶助,或當天時前後。有氣滿而盛。乃物無依藉堤防者,不久而傾。有氣虧而衰,乃根本不實。仍未得時,氣亦不足。又無生扶,此等廢物,何可勝言。
有氣衰而久不得天時,又臨死敗。卻有暗幹相生,引歸生旺之鄉。
有氣旺非長,始則氣焰奮發,通舒自若。終則收斂歸藏,去處竟無依靠。易於散漫,盛意無源。殊乏轉生,乘勢無續。
有氣嫩易催,方來之氣,人皆以為旺相之象。中間若逢頑厚之氣克竊者,凶不可言。
有氣過耐遠,過去氣候,俱曰休廢,又雲成功者退。殊不如餘氣,忽被旺處資來,綰動生意,氣返實處,愈耐歲寒。餘氣即休廢。別化他象故也。

○造物須原本體。
東方陽散以泄而生風,風生木。西方陰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南方陽極而生熱,熱生火。北方陰極而生寒,寒生水。中央陰陽交而生濕,濕生土。五行體象淵源。已取論於前。

○器完由出根基。
凡成象處,是為器完。凡貴氣歸一,亦為器完。
凡六親致一,我生即子,丙辛見木之類是也。一說妻生者即子,兩義在活法而取,各有理趣。
生我者為母,合我者為妻,成其物象器備,亦六親所生,致一而成者也。
如運中成象,益由根基,原有來意則成矣。
謂木火必無相停,各有輕重,為木重火輕。運上遇火幹火支,湊完真象。
若四柱中,原帶火之臨官,帝旺,長生,庫墓等字,方是器完。否則不真不實,不完不正,似是而非矣。餘仿此義。

○法如搜檢。各稟吉凶。
時與日、月與年,干支八字,要縱橫來往勾合,互相取用,不可有一處分毫關照不到。如四幹乘四支,為各自占貴占煞。或年幹乘月支時支取貴,或年幹取日支,日幹取月支,月幹取年支,有貴有煞。或歲月二支,時日二支,自取幹神貴氣。如此搜檢庶不差誤。

○物須提豁。方明輕重。
此一段須要先看四支。一一將所藏幹氣,提豁出來,細推何者党眾,何者力寡,何旺何弱,何輕何重。方明得用神吉凶道理。不去一一提豁,大綱昏蔽,難以忖度取捨。

○榮而易枯,發身暫致。顯而不露,成物歲寒。
凡脆虛浮嫩之氣,休廢敗絕之鄉,得支幹夾扶,暫合而發于一時。
倘遇歲運將贊助之神傷壞,或抑揚其無氣,則易敗而不長久。
如物不顯露,用神有氣,合神成象,相乘一路,運中無破,則耐久遠。
縱有歲君逐年駁雜,乃浮雲蔽日,樹影橫陰而已。
故不在露其幹,支中隱藏,有氣得生,反遠大也。

○奪胎換骨。意出自然。捨本逐末。原非真義。
本象如有財官貴神,又有別位通氣,有化、有象、有類,引用卻清。
宜乘福地者,非勉強而行。氣類有感,必有所至也。
欲化真象,如丁壬化木之類。萬一妒合爭戰未成者,忽至運中卻資助本象具體。乘其本象財官等貴,則棄其本象之真,逐其末節之氣。

○大器鎡基,自然遏惡而揚善。
體局若大,本源若重,用神若專,兼帶貴人德秀,雖有大耗元辰刃煞等件為惡,反能助威,則所謂遏惡而揚其善矣。

○薄才體局,方知害物更傷人。
歲與日辰力虛薄不專,被吉凶神煞播弄,隨氣動盪,精神被其所役,自家主張無定,多是凶煞象內,刃煞、亡劫、金刃、白虎之類作為,故非德秀純厚之氣比也。建業立事,雖有偶成,豈不害物損人也哉。

○貴人祿馬交錯,勾絞元亡多端。
貴氣不欲煩雜,用財只用財,用官只用官。如用祿馬、貴人、食神、印綬之類,只宜一件二件,貴氣便當輔佐。如用財以官相輔,官印相承,祿馬兼行之類。三件四件,氾濫便不歸一。
又雲:一項貴氣,須要貴人德神相助,方可大顯。勾絞、劫煞、元辰、亡神等物,若貴氣重,則助身行威。惡煞重,則肆害酷切。一說以此等煞多端,獨宜消息。

○吉神參天月扶持,凶煞八空亡品藻。
貴神祿馬,皆吉神也,更遇天月二德尤吉;勾絞元亡,皆凶煞也,若入空亡減半。互言之,吉神亦嫌空亡,凶煞亦要二德。
舊注吉神貴氣,雖清歸一,更無濕濁,或入別格,因推其妙。若無天月二德,天月二合,月空天赦之類贊助,亦減分數,福力非全。
空亡以生日系何旬所屬,如甲子旬,即戌亥二位是也。
空亡有三神,一旬內之後所藏幹神,如甲辰旬,甲乙二幹是也。
一旬後所遁到幹神,如甲辰旬,丙午即庚辛是也。
一截路空亡,加至愈緊,如甲己日申酉時之類。
凶神宜坐空,吉神怕坐空。
又雲:金火宜空,木土水忌空。
又雲:水亦喜空。
又雲:柱中凶煞交並,有德神者,遇險自散,死不致非命,日時帶則緊。

○十全貴氣,還看倚伏禍星。一局凶神,要識隱藏福氣。
貴氣十分完備,始終不壞,中間寧無一件禍神隱藏?
凶煞之神,往來繁雜,其中卻有一件福神,隱隱深奧。或虛夾遙合,或刑出沖歸,亦系切當有意處,不可便作滿盤凶煞看。只待何運,扶起局中福氣則吉。扶起禍星破貴壞用則凶。

○調峻格孤,勢窮力盡,義理正欲變通。
究其日幹用神,搜檢明暗,造化吉凶,神煞隱顯之處,其體孤峻,氣亦末為窮絕,難於取用。此等至極轉關處,自有窮則變、變則通之理;運迎何者之氣,一路挽回,是何生意,起發情源,亦有無限之義。

○氣盈物盛,運並歲沖,身主何能恬靜。
欲觀其大概之義,氣象或盈或流,察其物理之體,則盛且極,便自有不耐久之兆。況歲運抑則傾覆,揚則泛沒,更若沖刑並,此身之主,獨能安然恬靜不擾,無此理也。

○年月日時,干支有序,若臣賓主,體格朝倫。
月幹宜在年幹之次,時於宜在日幹之次。若或迴圈次第又奇,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之類,奇格也。
年為君,日為主,月時如賓如臣,輔佐貴氣,兼似前法有次,朝其綱常,輔其倫序,正其尊嚴。
又雲:陽欲獨慎,陰欲群隨,仍察貴煞所加之處。

○日主最喜先幹,日主應嫌次位。
日主先幹,如甲日見癸之類,此等其益有三:一能合戊財資我,一也;一能善於長髮我,二也;一能化其象生我,三也。但已往之氣稍慢。
日主次位,如甲見乙之類,此等其損有四:一能劫妻財空我;一能合煞損我;一能化象以泄我氣;一能攔截前路,作刃害我。

○支神前氣,支神後宮。
地支迎前之氣多者,平生為人精神磊落,如甲子年,或子日,見醜寅卯辰巳之類是也。
地支後宮者,主作事悔屯,或折挫,進退多端,如甲子年,或子日,見亥戌申未之類是也,餘仿此。

○獨掉歲君,孤虛日主。
月日時支幹,作聯作黨,作旺作合,或成一象,或化一氣,獨太歲孤另一位,似遠似疏,必然離祖別宗自立,或偏出螟蛉者有之,窮乏孤獨。年月時同上。日主獨居孤寡,仍自無合無生,另立於缺陷處者,非異居同活,則乞養寄生,贅居外立。

○党合雙爭,妻財兩義。
柱中如土黨既多,天時卻系木旺,抑揚之道,在如何用,不可便作兩仇相競。若土不虛加厚,木有氣而露,支音兼不刑害沖克,卻能培養木秀成林,為用更奇。
我合者為妻,我克者為財,世人但知我克者總為妻財,紕繆未善,又還看化象如何。

○用神一字,貴氣重來,象欲晶明,氣傷懶散。
柱中有平生獨用一字者,謂之不如格字面,俱合俱散,各自竟成群黨去了,日幹亦另處懸一字,無依無倚,故用此字,或用二字。
用神一件,精神嚴切最妙,如用官星了,又見官星再來,複建祿等。或用財,又見食神貴人,皆為貴氣重疊,苗不秀,秀不實。
用神壯健成象,意專力露不虛,不背晝夜。如土木水晝生,金火夜生,柱中如此,豈不為名利特達之士。
若地支天干,與我竟不相顧,用神不合,星主孤虛,沖刑克害,相背竊氣更多,象無贊助,疊見休廢者,無立無成,不足道之格也。

○我生我克情能退,他克他生氣自歸。
凡我生我克者,其義自然退散,他來生我克我,二者皆為氣入,為支生,為克入吉神,如此第一妙。

○生克來往,合主扶持。
柱中合空,或有贊助之神。合實,或有破壞之神。生有制者,克有扶持者,來往進退不一,萬一失取,分毫之間,便差遠千里。卻會在合主扶佐,何神至切,為急事也。

○善惡繁難,時分眾寡。
善惡二位俱眾,或錯或雜,但看時座聚眾休旺,聚寡休旺,惡眾則為攢凶聚煞,善眾則為吉聚福集,善寡力怯,惡寡庶幾。
一雲年月時互見貴人生旺,與日和,第一妙。

○生而複生,皆倚托成于何者。
如丙辛人見戊申運,卻見庚申歲,轉有倚靠複生之意,有壬水精神自來,況丙辛化水,故得生,倚托成于何者此也。

○化而又化,竟渺茫歸於何地。
如丁壬化木,況有寅卯亥未地面,又有餘神,水木贊助,騰騰頑養之木,安可又用水來滋助,渺茫之氣無倚,卻看運引,或有堤防馭制之道,方能為福;若遇轉生處,一向汗漫,反不立矣。

○五象相乘,有祥瑞,有乖蹇。五氣交戰,或傷殘,或奮發。
祥瑞,如木火、火土、土金、金水、水木成象。
得時,謂得天時。得位,謂得生旺位,或乘建祿等氣。
得權,謂乘財官貴人等,如有權有勢有執事者。
乖蹇,反是三者,若坐下貴氣,縱乘貴地,地支卻又刑沖克害是也。
交戰,謂體均力停,如一物恃天時,一物恃其黨眾;或一物得地,或一物得權,水火土水交戰之類。
傷殘,謂用神被克,主幹被害,或財亦被傷,官亦被克;或一物有党成化,卻見克神來壞,如丙辛化水,忽見一土來克之類。
奮發,物我相安,賓主和協。我乘旺而相犯,他得地而相迎;我勢強而敵去,他有氣而來朝。

○財官欲真,致妙兮須理化氣。
如丙辛見戊癸為財,甲己為官,此為真造化,秀氣不可言,餘皆類此推之。

○財官有象,致精兮要倚局神。
如丙辛見戊癸為財,得火局,甲己為官,得土局,方就其器完,而且清純無比矣,餘例此推。

○財官雜氣,吉為庫,凶為墓。
財官之氣,均停有拱,更加貴氣於上,為吉為庫,庫中雜氣有三件,若當旺相為貴,益我者妙。若官化鬼入墓,財神休囚入墓為凶,則不為庫。若吉神入庫,仍帶休廢來刑,且克我者亦非庫。

○善惡沖神,克則入,生則通。
地支貴氣來沖,未可便言其吉,惡神未可便言其凶,須是支幹同克,方為吉凶克入。或一生一克,一和一制,此亦變化通達在其中矣。

○上生下,成脫氣,可憂子旺母衰。三竊一,生用神,翻喜子衰母旺。
上生下,如幹生支,支生音,一也。
歲生月,月生日,日生時二也。
得生者既為子,若系閑神,三也。
如木生火,在夏正為子旺母衰,餘仿此。
三竊一,如金生三水四水,母生子廣,母既當虛,即喜子衰而母在旺鄉為吉。如木生火在亥,正為子衰母旺,餘皆例此推。

○前呼後應,生則繼,克則治。
凡格局一辰一干,有體用,有本末,有呼應,難矣。生則繼續而無絕,婉轉有情。若克則削樸煆煉,既濟、堤防、疏通,造物之切治也。如是局面,拘於生克小節,所以不能洞究元機耳。

○左包右承,收則歸,散則虛。
凡一干一支,挺立於柱中者,類有左右相承之兆,有包羅,有歸向,有散漫,有退脫。輕重較量,得失加減。宜處當然之義,不可務小棄大,捨本逐末。

○局神無取,閑來一派清冷。
柱中取其日主財官用神等件,或雜或濁,或繁或混,或欠勝負,或欠制降,無分優劣。忽一閑幹,非主非用,卻來左右逢原,能乘一貴氣,卻取其幹,系日主之神,何等遁神,以別其用,虛處造象,或合官合財等項,取其成局有切用者,始雖閑而無用,既而閑神時至,閑得成器,際遇有用,則天下無棄物之謂,況造化乎。

○官氣混求,妙在各支匹配。
既重犯奇儀之格一體也。謂如官煞混紊,一有所配,一有未歸乘著,須得歲運,更配其未歸偶者吉,或官煞柱中,各尋所合所制則佳,有過不及,又有消息,極為切事。又有兩官一煞,兩煞一官,皆此類矣。如用土為日主,露甲乙為官煞,支中有申西字,或辰巳字,此為所合所制也。

○交互有意,要審扶誰。拱夾雖真,當防損露。
交互有意,如丙午見壬子,各有所賴,丙用癸官,壬用丁財己官,看余神扶何者為急,何者非急。
拱夾雖真,如乙人遇癸未乙酉二位,明見拱夾甲申之真官,貴氣無疑,或餘神埋藏火神,倘遇歲運見火見庚,或見填實其位,發禍可勝言哉。

○合起力露,莫作等閒。脫廢精英,轉加時用。
天干相合,看支神吉凶為要,支神有力,則自然非常。如地支相合,看所乘之幹力,力重愈精神也。
一雲:上下俱合,有真合煞,如己亥見甲寅之類,又合煞如甲子見己醜之類。
一雲:煞神忌合,喜沖刑破害。
幹神支神一有閑慢,歲運合者,精神百倍。
一雲:祿馬宜六合,忌刑破,況柱中見合,力露,不等閒也。
脫廢精神,如我生我克之精,本散我氣,若加時上用神,凶則制馭,卻轉生助主本,則挽回生意之妙矣。

○群分有日主專行,日辰務在吉凶之位。
吉神:財元,官貴、印綬、食神、日德、月德、日祿、貴人、德神、天月德合、天赦、月空、時祿、時象、奇寶學堂。
凶神:金神、羊刃、七煞、空亡、六害、孤寡、隔角、三刑、沖神、死神、死絕、勾絞。
一說在年。亡神同上說。元辰同上。

○類聚有年神領用,太歲參宅吉凶之宮。
吉神:建祿、驛馬、宅神、天醫、福德、闕門、進神、生旺位、華蓋、三奇。
凶煞:碎煞、的煞、咸池、沐浴、亡劫、白虎、羊刃、飛刃、破宅、大耗、勾絞、喪吊、官符、病符、死絕。

○時座消詳,有五理之當然。
一如時上之亡劫、刃煞、空亡、元辰、孤寡、死敗、金神、白虎等項,惡氣貫聚,倒歸於日,有所刑沖克犯者不祥。若貴氣聚此,則為祥瑞矣。
一年月日三項貴氣,三元福祿神引入,何者重,何者輕,分詳端確,何者來得安穩,何者不得停住,更自家還載得起否,或如船車,又加屋宅。
又雲時之有家,卻於年月日上之處,又看有相依倚呼應否。
又雲時座一位,竟作主體之端。餘見未敢如此,亦系辨明吉凶,妙理一致,體得造化精切也。
年月日內,有一位與時和者平。二位與時和者,小享富貴。三位共與時和者,大發見成富貴,但日緊年淺月緩。
一時有克破沖害和助勾引空亡死敗等件,最為撮要事體,如庚寅時,取乙亥為用,旺相生扶,得氣得地,可否以憑藉,參考歲運,較其吉凶發廢之由。
一時欲旺相有氣,勿使休囚無情,又雲有初中末三次之情義,如寅時初屬土,中屬火,末屬木。
一時相沖刑,是切緊事也,載物不牢,時座五緊之序,為至切至要之道,蓋此日生辰,普遍天下,眾人所共大綱造化也。
唯時之刻,分毫不可差忒有惑,故為準則憑據,況交換之間,刻次日軌,本是未時一刻之次,其銅壺漏箭,卻刻午時之七刻八刻,況有山僻村落夜誕者乎。

○虛辰遁法,有三術之妙趣。
一祿馬貴人等吉,刃煞死敗等凶,一一俱有定位,乃用五虎遁元住干支,能司其官之事,極為應驗。
又雲:太歲所臨十二官之善惡,遁亦只遁歲神之幹,吉處作福,凶處興禍者,卻用日主取財官等件,正要看歲日幹之二位,的系當生所遁,何等吉凶神煞,所主亦分輕重,如人出身處,系何派源流資格也。

○用神生時旺之方,當防克制。
如用水為官,忌土到申子辰等處,用木為官,忌金到亥卯未等處。李虛中所謂傷破用神家宅,予獨以為用神起發之處,先被傷壞,即用神無歸著矣。

○忌神坐令旺之所,反喜刑傷。
忌神者,如用金為財,火即忌,唯喜克制之神,占土為妙,卻要水來寅午戌巳等處,以滅忌神發旺之基宅也。

○用神之鬼墓,得之為殃。用神之貴情,亭亭贊助。
用神自有鬼墓,吉則謂之官庫,如帶凶煞來刑克沖竊者,其用神自忌之,日主尤忌之。用神自有財官貴氣,非本家之財官也。來意順生扶合,精神百倍,用神自喜之,日主尤宜見之。

○墓絕並煞刃來刑,禍形惡會。空赦領財官為體,祿集福加。
墓絕死敗,至不足道,若帶有刃煞亡劫、勾元等,來沖刑克,竊日主並用神者,禍患立侵矣。月空天赦二神,至吉善者。天月德,天月合,四神同斷。各司乃職主事,若又系財官等貴主領者,更美,其榮耀之福氣,駢駢然廣集矣。

○類有傷官墓神,柱中尤惡。暗有劫財庫鬼,命分至凶。
傷官自有墓庫,如丙人土為傷官,遇辰自家墓神,若帶凶煞,克竊刑沖日主並用神,至為緊切惡氣。劫財之庫基,如丙人戌位兼丁旺於上,帶凶煞前來,克竊刑沖其用日主,至凶。

○印綬生鄉,宜乎潤澤。惡神死地,怕作刑傷。
印綬本為生我之神,若值印綬自家生旺之所,又見生合之神,轉禍為福,自家大義,綿綿不絕則可。或滿或溢,火出木焚,木浮水泛,土重金埋,火重土虛,水流金沉,反有太滿則傾,太盛則折之禍矣。
兇惡之神,自家已在死絕之處,於上又乘惡氣,克竊刑沖用神日主者狼狽,若死絕墓敗上宮主,為惡來壞者,用前注斷。

○用神惡沒之所,地支豈欲全彰。納音生旺之方,用神坦然無忌。
凡用神之敗絕惡陷等位,柱中忌露,多是卑賤下格,更帶凶煞之神,可乎?倘見一二位猶可,若歲運上扶起惡陷之氣,兼會煞局者,即為沉論喪敗,悔吝破失之氣類也,甚則死無葬身之地,須空亡並煞方斷。
凡命之納音,常生常旺,四貴之地,用神來生,自然喜悅者,皆無忌憚,恬然自安。

○火土之源失中,易化塵蒙之象。
若火土不得造化中和之氣者,或燥或寒,或偏或枯,易於晦物之氣,乃滯暗昏蒙之象,不能煥發,遇而不成者矣。

○死敗之象有党,莫傷生旺之神。
如死敗之象有黨,反來刑沖克竊生旺之神,大不亨通之兆,如水人見卯家之木,酉金辰土巳火等神之類,卻將日主生旺宮主,用神生旺宮主,相犯相克,為咎不小,宜詳之。

○五氣布定東西,地理能培能竭。
(五氣:)亥子水,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辰戌醜未土。如金到亥子,則氣泄而竭,木到亥子,則受養得培,餘仿此推,極為切要。

○一辰聚藏貴煞,納音自旺自生。
如一辰貴聚,長生帶煞,在日時為生煞同途。
一雲煞帶貴,自長生,為有用,此為貴帶自生,又為煞中藏貴。
一雲年中幹音隨生長,同神煞在日時者,為真長生,乃聚年月日時之氣,又為一強四弱。
又雲:四柱只要一位長生,專其旺氣,為聚斂精神。

○空亡消息數端,豈止十幹缺處。
此煞最為要緊,中間輕重真假,宜仔細詳審。一旬空亡,十日分上下所管,如甲子旬中,戊辰用戌空為切,己巳至癸酉用亥空為切,一氣分輕重,甲子見壬戌真空,見戊戌輕。
一雲:上肩一位太重,如甲人見癸,乙人見甲之類,即一旬中,後祿遇空亡,如甲子旬壬申,甲戌旬庚辰之類。一五氣落空,如甲子旬水土,甲戌旬金,甲申旬火土之類。

○官貴抑扶兩立,稱停一路鎡基。
官星為一身之貴氣福源,第一切事,財神次之,若有一扶一抑,兩立其義,不分勝負,如陰陽氣不升降,一路運中,當稱停其配屬強弱之情,以察興廢可也。

○煞見官隱以托情,官顯煞藏而立義。
煞見,有露神制合均配;官隱,無印更隱者:主外有權謀操略,內懷奸宄奇計。若煞重而無馭,官神無情者反是。官顯煞藏,內則性惡無情,外則義和謹節,大義如此,又當格物以消詳之。

○忌煞氣專,用神情假。用神力切,忌煞外馳。
忌煞有生有扶,或坐生旺處,及有贊合之神,其專之意,不可言也。柱中乃見用神虛來生合,情假露形有氣,或落天中,雖旺亦無地面,情假力散,故自不若氣專者。若用神贊合,有扶有生,或力專生旺之位,亦有生助之神,有情有力,切要分曉。
忌神煞神二者,雖在柱中作梗,力怯自偏,歲運兼有克竊,自然柱中停住,不得氣散而外馳也。

○缺用納音,全為補氣。
大撓造納音之法,隔八有用之具,如何竟為棄物,缺氣處仍要納音補借,如欠土納音有土,則補其不足,休囚稍慢。

○物皆妙意,身不能任。
貴氣或多或重,自身無氣,豈能勝任?如隨其類,遂其化,或從其象,應其氣,不在此論。一說身不能任,如病不能食,花不結實。

○勢情充悅,發旺以時。象意空寒,幽棲度日。
八字氣候勢況,情思體段,如人氣壯氣滿,似和暖喜悅之色,少能達時通濟,利物發軔,或歲運扶持,更何言哉。若八字體制孤虛,氣象冷落,兼帶空亡休囚者,任有智術才勇,無所施展,歲月空閒而已。

○成功之氣,變化歸尊,交互之神,往來俱貴。
成功變化,如壬水十二月,氣本殘廢,有木象支幹引化,第一妙事,交互俱貴。如丁巳見辛亥,或庚寅己卯之類。地支雖沖,不和處,二支互有閑神貴氣來往,其餘仿此。

○休囚更入空亡,時乖事退。旺相若兼生合,輻輳權行。
凡休囚之物,本不好了,更入空亡,豈惟生不遇時,縱使乘時,事亦退散不濟。若五象旺相,到空猶可,金火旺入空卻好。夫旺相之神,本自當時,若生若合,愈見精神權變,福能駢集,可行其志,去就皆不失序。

○氣已過者欲退藏,翻宜墓絕之地。物方來者將進取,原喜生旺之宮。
如三月甲木氣過,理合退藏,惟宜於墓絕之地,乃道合自然也;若臨生旺之鄉,反為乖戾。方來生旺者,如十二月甲木進氣,正月乙木進氣,將進方來,宜立生旺之地,為禍為福尤切。

○休囚有用,發越仍遲。旺相無情,為惡最速。
用神雖貴有用,生我助我,或又臨天月二德天乙之類,若不臨天時旺相,縱有用,發越遲遲。柱中雖帶旺相之神,與我無意,如半吉半凶,一至歲運,只扶其凶煞,為禍最為猛速。

○進神執權,至精至當。納音載貴,宜克宜生。
進神帶貴氣,柱中第一妙。引煞入內,第一凶。貴氣柱中雖吉,情若未切,納音宜來克我生我,則方為有意,以全其貴之美;若納音不生克者,空負其貴,與我無統也。

○旺神沖氣,透用凋枯。惡煞任權,本旬急切。
如丁未或生夏月得時之際,刑出醜中辛癸,透在柱中為用者,其福氣薄,為禍亦輕。惡煞旺相本凶,若同日辰一句之內,禍速至重也。貴神本旬,至吉至緊。

○金神得勢至凶,空亡遇沖必發。
金神本凶,若無火鄉制之,又被別處扶起,或旺相,皆為得勢,至暴至剛,為凶特甚。空亡陷沒無用,乃棄物也。遇沖神必然起發,即有用矣,如寅空見申之類是也。

○刃並元亡金滿局,全賴火神。旺相凶煞火焚空,須憑水象。
金乃殺害物命之象,滿局金氣,兼帶凶煞等神刑克者,我不殺害他人,必被人所剌,無火制必驗。火若焚炎之象盛者,此等多值火災,況歲運符合其氣,須藉水象既濟。

○木土氣托,以待發明。克衝力停,未分勝負。
木非土則不能栽養,士非木則不能疏通,以待歲運,扶其不足,煥發其氣,自然益堅。至於潤澤沖克,有勝有負,力停則勝負未分,須觀其氣而消息之,方可斷也。

○扶持生助,察轉養之神。戰鬥沖爭,觀壞盡之氣。
生助滔滔者,看轉養之神,何處為體用之基,為吉凶之兆而決之。戰鬥沖爭,觀壞盡之氣,即此為閑退無用之人也。

○陰乾取刃欲分明,支力當權防暗犯。
支力,一雲貴力。陰乾取刃,如丁己見未、辛人見戌為刃之類。支力當權,如未系貴神,或力重,則合午,午衝子來犯未。又如未有力重,能沖起醜字中癸己之物出來。

○旺神挺立,物莫當前。惡煞滿盈,幹無停處。
如一位之幹,有天時至旺之氣,卓然柱中擅權,餘無牽綰者,其被克之神,何敢現露?縱使藏伏,亦莫敢執事也。歲幹日幹,遇滿局煞刃等惡,自家幹主,竟無住處,決主不祥,貧夭惡死。

○鬼中逢鬼無去就。沖而遇沖欠倚憑。
克害我者為鬼,倘鬼亦遇鬼來相害,輾轉傷克,氣極逼我,若更無轉制,猝死之兆。
支神被沖,幹神貴氣便不安穩,奈何沖神又遇沖激,我家更無倚賴之基。象不立,物亦不成,非禍則夭。

○併吞重克皆成禍。二激雙沖總不祥。
如甲見二壬為重吞,見二庚為雙克,柱中疊見沖神,或合處有刑有害,有克有破,皆不祥之兆也。

○五行務要均停,偏倚難能濟物。四柱全宜匹配,興衰恐不成功。
停均,其說有五:
一日主用神,沖和相濟,彼此各有倚賴,不至偏枯。
一損用神之氣者,有物以制之,不致作梗。
一干支上下字樣,相承得所,無過不及。
一死氣或對活物,黨寡不能勝黨眾。
一欲變欲化,有妒有破,欲靜欲安,有犯有激者。
匹配,其說有六:
一衰神有用,須運扶衰者方可。
一善惡雖能均配,看運扶何者,以別吉凶。
一雖有用神,一興一衰,偏枯不濟。
一相安相濟,所應所求,各有倚賴。
一旺欲成其物,一衰不可成全。
一干支各有所配貴氣者,或有所乖劣者。

○平生福德,不知化物連綿。次位來神,要識暗傷攔截。
支內有己乙辛丁之類,皆言七煞惡之,殊不知己土生乙金、乙金生辛水,辛水生丁木,續續不絕,況明露乎?虛拱處或有甲丙壬庚,暗合完氣者,大富貴格。
天干未來前一位,地支未來前一位,皆為兇惡,不可不知,如乙見丙,合辛暗損,及有刃類,子見醜,醜見寅,寅見卯之類,有刃有煞,咸池比肩,惡氣多端。

○十幹顧真氣相淩。七煞犯克神極切。
如乙酉見戊戌,即戊火傷乙金,又六害之墓火,發其旺金之氣,餘仿此。
七煞犯克,如原用乙木行酉運,醜歲沖損,乙未金局,本壞其乙木用神,兼醜沖其虛未,將所藏之神,碎壞倒地也。舉此一例,餘局細詳。此段止可言七煞逢沖者不吉,不可論金局壞乙木用神。
○八字帶刑胎,意外須識。四印何干乘氣,類取其詳。
胎神所傳消息,各有異類,今人但總約十個月之位,故無淺深,以致差池。
一法十個月左右間,其所生日辰對者是,如丙午日在何月節內,或十一月,或九月,遁而用之。若帶刑,主早妨父母。空陷沖刑,四煞最惡。
四印,古歌雲:辰戌醜未為四印,戊己得之偏主信,甲乙若逢鄙且貪,丙丁或遇多貧病,庚辛格號母生兒,聚煞醜宮多短命,壬癸未詳。

○五行分佈方隅,死水生金而異用。
謂火生寅、敗卯、旺午,金生巳、敗午、墓醜之類,如甲子人遇巳,即為生金,生金克甲,絕水生甲,臨官火竊甲之類,遇卯即為死水生甲,旺木同黨,敗火耗甲。位位各有所司,看其餘局,次第扶抑而論之,餘幹仿此推。

○一神閑停左右,傷官竊本以待時。
閑停之神在左右者,即月時歲幹,多是不取用,故一向差慢,而至停囚長智,養病喪身,或系傷官之神無氣,不系為事。忽歲運助起此等之神,耗我之氣,傷我之用,半真半假,其實則圉圉得勢,小人逢寵有權,留此禍根,豈可忽哉。

○幹神彼此相安,方為祿備。地支來往沖激,不奈馬馳。
如甲人祿在寅,見壬寅,則自家帶截路空亡,為僧道有福。庚寅為破祿,半吉半凶。又如丁見戊為刃,難只言祿為貴。辛祿在酉,見癸酉為火水相犯,丁為酉空亡貴,丁木受氣,辛水沐浴,主姦淫。
祿上遁幹,號為真祿,著落何方有用。其幹見天乙貴人,其貴上之明幹複坐貴祿。如丁人祿在午,遁至年,得丙字,丙貴酉亥,而逢辛酉辛亥,則辛貴複見於午,入格極品,此李虛中為天祿互貴。
一馬不喜沖,沖則動,馬上幹神乘貴者吉,馬上遁幹有情者吉。如丁醜人逢辛亥,是要貴處有用。馬上幹神,自帶凶煞空亡者惡,來克主體及用神者惡,或支神激烈刑沖轉轉,其馬豈得安休耶。

○傷盡官星,方知用祿。衝破祿位,始得用官。
柱內有傷官之神,官星明被克害,卻有日祿者,用祿卻穩當,不致兩用,不歸一也。
祿位如被破壞,卻只用官星為定體,蓋貴用一端最妙,多則散了精神。

○祿位雖明,化氣恐忌。驛馬既見,日辰又重。
官星建祿等件,既明無破,為吉為福必矣。若體用成化,卻於其位有妒有奪,化來不得者,為物不成,則亦苗而不秀,空貴無官,或有福,而非財積福厚者。驛馬本埋于太歲宮,要來乘用,若日宮又有馬出重疊者,反為賤局。一說,日辰馬並歲馬雖重,馬若有用,貴氣相安者愈好,再見則不中矣。

○記取祿賓為用。細觀馬將為元。
遁祿上之幹,名為祿賓,如無年祿,須看遁至祿官,幹神為用,主祿最切,卻看日辰,用為何神也。
馬將亦如祿法,譬如丁巳歲丙日,馬在亥,遁見辛,為丙日之妻,主道途方外所娶。
卻分貴祿財官,煞凶煞輕重言之。

○用象契合,要防妒爭。貴氣交通,切觀分奪。
用神本與日幹作合,有情有氣得侶,或其明暗中有比肩,一爭一妒,遇而不遇。用神自家之神爭妒者,一體斷法,歲連同。凡貴氣專用則可,兩處三處分用,便是眾人之物,不惟平生多起分爭之訟,自家財產,亦為比肩所擘,被重我輕更甚。

○財官只倚日辰,亡劫須參太歲。
日辰只取財官為用,最為親切,興衰旺絕,相生相剋,卻與歲家如何統攝,其行藏禍福極驗。亡劫二神,一年至重之惡煞也。須准歲君推參,各有進退吉凶一十六般,所致行藏取捨之道,已錄於前。

○貴有等降明重輕,富有高低分厚薄。
察格局體制,如勢意猛烈主本雄健,貴氣互換往來,凶煞輔佐得所,不致氣滿無去就,第一義也。
二、用神至切至清,無破無壞,格局斤兩,相等而順。
三、福神有情,化象得體。
四、本等財官有用,運遇扶持不絕。
五、所喜之物,時上與運中扶持,所惡之物,時上與運中制馭。
凶處兼有德神,吉處每有煥發。
一、大富不在財神之輕重,大概亦有貴氣俱全者,不過看氣厚氣壯,但中間欠清純之象。
二、精神有助,閑神頗多,日主有倚,印食財神三者至切。
三、祿馬扶身,日主受氣絕胎絕處,財官有用,或遇生氣,但流遠聚象之氣不廣。
四、庫財有拱,或露則要氣厚,得沖得刑,財印食神,三位一位有用,日辰但拘切自專,貴氣散漫,詳之各有高下明矣。
五、帶刑克,或克我之物,系財星生旺之氣,或財神祿馬貴人之氣。

○貧賤而壽延,富貴而年夭。
一應用神克戰無倚,又兼休囚無用,或臨死絕駁雜,獨身得中和之氣,運引而不偏,
一身臨胞胎死絕受氣之方,不帶福神,運通不能害者,或空亡破碎、元辰大耗、六害鬼墓、金神白虎、死氣刃煞,交並歸局,獨有一印綬,或一食神有力,運通引而駁雜處不絕者。准前文。
一福神往來得勢,自身旺相,歲運顯揚,太滿用傾者,或欠轉生之神,或克我處竟無去就,或一空陷之物,刑沖我聚氣之所。
一本象與化象,皆得用神為福,左右逢其源,其身卻化而不化,根本不穩者。
一滿局貴氣,身弱不任,歲運克戰日主,准上文。

○闉實亦由於火土。
火生土,意最良最實,氣象自然固聚,必是敦厚務本,利名安享,處世優遊,卻非駕空建功立業者。

○流行俱藉于根源。
大凡流年運限從容,不經風波成敗者,蓋由根基元有得力貴氣,引行歲運,贊助不壞,所憑藉也。

○聰明無非德秀,晦懶總為休囚。
德秀,如申子辰月,壬癸為德,丙辛為秀,帶此,多是文業通達、聰明曉事之人,餘局例此。
休囚廢死者,天時也。死敗墓絕者,五行也。如滿局俱帶此等氣數,一生謀望無成,退晦藏拙,若兼孤氣,出俗作林泉人也。

○偏氣俱強而鄙俗,本源失托則漂流。
如八字純陰純陽,柱中因欠合神財官等貴,用神既偏且強,又能刑出沖飛之物來者,皆為偏氣所致,雖豪亦俗,非俊秀才器矣。日主,象則無黨可就,氣則無貴可乘,柱中多系閑神慢煞,兼有刑克沖竊散漫之氣,此等懶散馳逐,多謀少立。

○氣如猛烈,害物傷人。象若純和,無操無縱。
勢當天時之氣,勇猛剛強,若更帶金神白虎、刃煞刑害之神,凶則為強盜劫掠,善則屠儈活計,終亦殺人害物,恐亦被人殺戮也。
臨事有斷,機變通利,皆由凶煞之神,不滯不塞,輔佐用神,有以使之然也。若柱中象數純和,柔善氣實,則無綱常倫序之能,雖有用神,亦難也矣。

○軒昂呼應,原憑刃煞之威。齷齪財豐,盡帶庫墓之氣。
有貴氣,無刃煞輔佐,不獨臨事無威勇,作為殊欠相應合也。有此刃煞扶貴,必能做事立業,果決有斷。
有人名目卑微,卻發財祿,乃庫墓中雜氣財官印綬親厚,有益於日主,況歲運更相扶合也。

○身強露刃,翻宜聚斂營營。幹合多偏,倒亂精神渺渺。
身強力健,柱中暗有財源之意,若見刃露,本為劫財,但我力既專,財神有情,反宜刃露,蓋我能執歸斂其物也。此等格調,慳吝幹蠱,善能聚財。若柱中歲運有刃旺之地,未敢如此論斷,須別詳之。
幹合多偏,如乙見三庚二庚合者,豈惟氣不得中,亦自偏枯倒亂,縱化得成象,亦未成全美,不過三姓同居,兩姓合活,接李換桃人也。

○獨為煞布眾辰,虛張聲勢。一種貴由三處,分散英靈。
煞本不聚,若只一位之煞,布向諸處,力自輕疏,不至謀多遂少,有口無心,過望大節,力小任重。
一件貴氣,精專為奇,若二三處皆有,如密雲不雨,秀而不實,或空貴無官,多學少成。

○平頭帶來針刃,豈無傷殘。勾絞並至亡劫,寧惟狡猾。
平頭,乃甲丙丁等字樣,引懸針羊刃刑害日辰。
一雲:日中帶煞帶華蓋,主妻先嫁人,或殘疾,或愚鈍。
一雲:率因事而結婚,或有貌必淫,如己人未日,或己亥、己卯、己未。
一雲:日時辛刃,為貼身刃,妻有生離死別。
一雲:互換懸針,主帶疾及官刑,並惡煞,自刑立見,女人亦然。
勾絞二神,主狡猾破敗。吉則立威,若臨亡劫必凶,況不和於日主者乎。

○財居庫地,身入衰鄉,性能鄙吝,氣亦猥慵。
財神遇庫閉藏,既欠刑衝開激,況身弱者,此等之人,度量慳鄙,器宇少豁達也。

○木遇學堂,火臨生地,文既精華,志尤倨傲。
木火,文明之象。居生旺之位,主文學疏通,才能雄健。但木火炎上之氣,為人不顧細節,不能屈下,倨傲驕忽。

○播德望之聲名,敏智謀之才略。
貴氣有助,幹有力,天月德辰,及天乙互換來往,主聰明雅望,兼藉空亡刑沖得用,准上文。煞刃扶貴象,有制伏,得中,日幹可以馭伏,准上文。
又雲:水帶貴氣,有扶助,有堤防,不惟才略機變,而亦智謀過人。

○財源拘局,街頭鋪店經營。竊氣無憑,化外江湖奔走。
格局不廣,器宇不充,但有財源助身,一二支伶俐生扶,而局於純粹之器,兼庫神得用,宅神有情者,准上文。又雲:食神或印,此例同斷。
凡洩氣之神,汗漫滔滔之勢,遠而有力,聚而無依,准上文。

○江湖泛泛兮,風餐雨宿。羅網濛濛兮,利鎖名疆。
亥子為江湖,若系財官祿馬用神,其氣泛溢者,多致道途生計,披星戴月,其水泛泛,其馬刑沖,方斷。
辰巳為地網,戌亥為天羅。全者用神其上失地,五氣不能成象,則利名碌碌無成,如塵埃所罩,皆霧所迷。歲運並臨,仍與日幹克害者,夭亡。

○水火動搖,是非林堨艅迭C木金和協,義禮門庭發財。
水火乃人間之動物,犯此格,多惹是非唇吻,凡立身為事,每於鬧堨X頭,門喋之中著腳。若吉則有決策之機,凶則有不雅之號。
金木無偏倚,氣和得中,陰陽相配相濟者,必務本實。我若克彼專,當獲道義之財。若交錯無情,主被客淩者,主不義人,損我無意中之財,或被不義事,冤屈折辱。

○驛馬得我克他生,盡發外邦之祿。空亡有物明氣見,每膺無意之名。
遇馬上之幹,日主能克,或馬位有物生我者,多是遠方外財發越,或出外於邊境得財祿。
空亡為凶敗之所,若有喜象集來,如金火喜空乘旺,為官貴等神有情者,合此格局。

○身雖食祿,家計貧寒。庫有餘財,名目卑賤。
八字體段輕清,官神乘貴,地支或破其象,休廢其財,卻又入死絕等處,不帶墓庫宅神之貴,宅神仍衝破者,准上文。
貴氣落空亡,用神入死敗處,仍無生意,其咸池沐浴白虎空亡,卻有拱護,柱中惟財庫,或財神專旺,輔日主有情克助者,准上文。

○歲望闕門,當近朝堂之職。氣沖第宅,難依祖業之基。
太歲對為闕門,有拱入格,決主食祿,職任皆近於朝堂要路之處。
歲前第五位,若是被沖,更與日主非貴氣生扶統攝者,決主祖上基業離破,不能居住。若乘官符並亡神,主為官斷沒抄封;犯破碎劫刃,毀售必矣。

○二位不宜亡劫,拆屋售田。四仲若犯咸池,貪財美貌。
歲前第五位為命宅,後第五位為祿宅,命宅為第宅家舍,祿宅為田莊邱墓,若帶亡劫,主平生多費財,造屋置田,卻主破壞,況與日家刑沖害劫破克乎。
子午卯酉全,古謂遍野桃花,又名廉貞沐浴,又為暴敗桃花,帶此,主愛風流藝術,性巧情急,是非中立身,與日刑沖克竊,方准。忌水,主淫,兼貴煞輕重言之,咸池緊,沐浴慢。

○馬上空亡,每遇異路之財帛。天中祿位,常招憎號之聲名。
馬上遁幹得用,遇馬上明幹助我,或作財元,或馬坐財生旺之地,卻坐空亡有意,多外方出入,獲外方財祿,或常招別門無心利祿。異路,言非本等之財也。
天中,即空亡,帶祿,若衰敗者,准上文。加白虎在日緊切,或招人傳惡名,況水火象並咸池桃花乎?

○卯酉好遷移門戶,巳午當感夢生胎。
犯卯酉字,在日時,好妝飾堂亭,遷改門戶,帶馬則常移居止。
胎時加臨巳午,帶年祿,諧其日主者,主應父母得夢生產。

○旺刃不兼餘煞,偏好異端。亡劫更引他神,只圖豪飲。
旺氣陽刃,別無餘煞者,剛廉正直武勇,愛籠養打捕,起扮社火之類。帶學堂官貴別詳。
亡神劫煞羊刃多聚,更與日不和協,狼餐鯨飲,逐日醉飽,一任風波,落魄無成矣。

○桃花簪主恣風情,破碎朝元宜落魄。
桃花簪主,如卯人見寅午戌,酉人見申子辰之類,又謂倒插桃花,為人風流倜儻,卻有賢而有不賢也,與日克竊方准。
破碎朝元,如酉人見寅申巳亥,醜人見辰戌醜未之類,亦謂回頭破碎,克竊刑害日辰,主狡猾命夭,輕則不能起發而貧。

○官符落在天中,語多妄誕。空亡卻臨天乙,性好謳吟。
官符,即亡神也。在空亡中,與日克竊;天乙貴人在空亡中,與日克竊者,俱准上文。

○才傷用氣,抱怨嗟籲,重駕身強,妄為枉蕩。
用神當生,縱無傷動,倘若歲運來克,必須得意中反成失意,故嗟籲生怨矣。
凡身旺之人,即如飲酒醉眩者,欲其無狂,不可得也。或又遇歲運重駕氣強,自然所為淫蕩狂妄,兼破財產家業,胡做胡為。柱有馭制,有倚托,別詳。

○白虎兼刃,罵殺時人。華蓋自墓,享於清福。
白虎同刃,乃白虎與飛刃陽刃同宮,與日刑沖克竊者如此。
一雲:若在日時上克年者,娶妻鶻突,不然,妻有異證,因服訟促逼結親則可,其妻亦受罵人也。
華蓋自墓,若自生旺,又遇歲運,與日和合成局,極受清高之福,否則為僧道九流,如庚辰不能自墓,只是村巫,或為粗魯工作人。
一雲:華蓋帶墓有氣,主福壽。但不至封爵之貴,為僧道名望人。若帶鬼咸池,非藝人即村巫也。

○祿命二神相激,鼓舞作為。貴煞四位相承,聚歸取用。
前法祿命二宅,若犯激作刑沖克害,看吉凶之意何如,與日不和應驗如此。蓋祿命二神,實系沖命,左鼓右舞之氣使然也。
或貴或煞,二重三重,兼併一辰上者,況柱中四位,各有吉凶之神,要分聚在何位最多,以較長短,寅申巳亥無長生,則凶。
○水火之象,輕清則文章異術,刑沖則道德禪門。
水火乃坎離之神,有既濟之造化,其中氣清則文章魁眾,輕則術業異常,空則仙風異質,刑則道法鬼符,克則禪宗空寂、野衲宿緣。參究覺悟,專論日辰格象,輕重而言。

○金土之源,氣老則財庫樓臺,殘嫩則經商手藝。
金土之義,有以賤生貴之功,氣老則成就其物,蓋宜於富藏,牆垣第宅莊營之壯觀,由此而致也。
或衰氣殘絕,或初新氣嫩,若非經商買賣,則手藝工作之人。

○華蓋墓神,天月德合,泉石家風。休囚日德,死絕敗生,塵埃庶士。
華蓋墓神,天月德合,三件迴圈於柱中者,必有水邊石上宿緣,訪道求仙志意。
日德若休廢,虛有其德名矣。況又幹音有死敗等位,惡氣空亡來生助者,不過碌碌一塞士耳。

○十惡大敗若真,貴為將,賤為寇。囚死空亡若聚,生者道,衰者僧。
十惡以道藏經所載為准,貴氣相扶,清厚入格,必掌兵權。若凶煞湊集,交並柱中,戰害用神身主則凶。
日主用神,當休廢之時,落空亡兼為孤寡六害,若臨長生臨官旺地,則為黃冠;若處敗絕墓死之方,則為緇衣。

○魁罡權重,卻害六親。劫寡雖孤,喜全三貴。
辰為天罡,戌為天魁,最有權威力量,但孤克之氣太重,未免妨害六親。
劫煞寡宿,若帶長生貴人有祿,乃三件之福氣也。與日和協,必主富貴;無此三件,縱發不久而貧。

○吞啖勢繁,非偏房定乏乳哺。孤寡來並,由異姓假合同居。
吞啖乃倒食之神,倘多有力有勢有權,或臨生旺之鄉太切,准上文。
孤寡六害同並,卻有印綬食神一有用者,仍見宅神衝破,准上文。

○重拜雙生,巳亥帶支幹同類。巫醫酒色,亡劫犯咸池貴人。
命帶巳亥二位,又有別支別幹一類同者,有二三位者,如甲見甲,子見子,必是雙生,或重拜父母,須是干支俱有相同方的,更劫孤亦然。
師巫藥術牙儈等輩,仍分輕重高下,皆亡神咸池二位主領,兼羊刃破碎,墓鬼白虎之類者,狂妄詭詐,迷花戀酒,九流不才之人;若貴人德神財官生旺者庶幾。

○坎離交會,老醉秦樓。象類清幽,幼登仙府。
子午上有幹神鉤合,如壬午戊子之類,戊合子癸,壬合午丁,或丁合壬,癸合戊,水火有情,至老迷戀花酒,清則風流,濁則卑賤。
五行之合至清成象,況引於幽潔之地,貴神歸一不雜,氣純清遠,別無死絕等件惡神相犯,准上文。

○論文學業特精英,長生德秀。殢酒惜花偏落魄,身旺咸池。
長生帝旺四貴等處,德秀二神,文學才能藝術,特達清專,出類拔萃人也。
殢酒惜花,日幹旺于咸池之上,一也。本身自旺,受沐浴之神克者,二也。本身太旺,沐浴更多,福氣散漫不聚,三也。

○妻遇比肩旺奪,非是良人。財因沐浴強爭,難辭淫濁。
妻幹或隱或顯,而切切遇比肩相近相親,其位被占奪,又或比肩乘旺,其妻必與外人私通;不然,娶婢妾媚枝為婚,方免此醜。
五行敗處為沐浴,又名桃花咸池煞,一例同斷。其神若來乘勢爭財,或財立其上,被他神所竊戰者,我身兼與用神之氣,不聚不斂,精神散漫,准上文。

○娶妻卻因服訟,類明六幹。生子欲別賢愚,體有五法。
日辰丙子、丁醜、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犯此日,多因孝服官訟二事,臨逼結婚,或成親百日內,決主兩處親家,忽招訟服,或主外家力,舅氏不諧,或無外家,或兩重父母,或無妻財,或女命兩重翁姑,半真半假。帶合神桃花,花燭不明,或非良婦,或殘房入舍。此六幹柱中多者,尤緊尤濫,即陰錯陽差也。帶桃花在帝旺,多惹婦人官訟,或豪家亦因妻党婢妾致爭,否則兒女官司也。
別子賢愚五法:
一以妻生而克我者為子,男以偏官為子,女以正官為子。
一雲女以我生為子,引至時上,逢生旺則好,仍以余神會合有情方貴。一雲我與妻同化者,如甲人以土為子,引至時上考究。
一化氣所生者為子,如甲人以金為子,引至時上取用。
一我之本氣所生者即子,如甲人以火為子,引至時上詳究。
一但是個偏官正官有情,引至時上化得成象,即好子,納音長生之氣,贊助妙甚。
一雲:如以我生為子,類以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取之。

○惡攢時日,輕則子拗妻愚,重則空房只影。
亡劫孤寡三刑,若三煞並而有救者,時上子多不孝,日上妻愚拙或不和。若重犯力猛無救,孤獨貧寒,一生自守空房。

○刃帶墓刑,吉而壽彌福厚,凶而破帽單衣。
羊刃飛刃,犯墓刑二位,須有華蓋始吉,及醜未幹頭貴者,未有不享福也。與日宜和,若無華蓋,帶空亡死絕,孤寒破敗人也,與日不和,亦如此。

○日犯惡神有助,再婚女妻。時臨凶煞仍空,須招義子。
日犯年家、亡劫、大敗破碎、臨官帝旺者克妻,卻有幹音生助日主,必是再娶少年室女,或幼妾為妻,若帶祿貴拱助者,美貌賢能。
一雲:若年之祿馬貴食,六合在日,不獨妻秀,更主得妻財。
時上帶凶煞,落空亡,必主無子;若生助食神,或日去沖克者,必是螟蛉之子。

○時日咸池帶煞,父命惡亡。休囚大敗臨空,妻家無宅。
咸池在日時為歲煞,主父惡死,更加惡煞無疑。如金主刀兵,火主火厄,水主水厄,士主瘟疫,木主杖伽,以五象推之。
一雲:咸池若旺,犯華蓋破碎,及陰錯陽差,因妻醜辱,或離異。若貴豪之家,妻父母兄弟親屬內亂。
一雲:咸池陽刃,多算多能,亦有宿疾。互換在日時緊切。
日主宅神,陷妻之氣,兼的煞十惡大敗之日,休廢又落空亡,如甲寅旬,癸祿居子為空神,主妻家無瓦片根基。
○胎神克竊橫亡,忌沖局中之字。破碎空孤離祖,因犯祿後之神。
胎神,白虎煞也。水午金卯之類,沖局中字,如申子辰,支系水命,怕午字之胎神。白虎來克竊日主並用神,主血光橫死,以五象推之。
祿後一辰,若系空亡孤寡破碎等煞,定主出祖,旺相別立。

○支隔合沖二方,此格多應自縊。合兼河井兩位,犯者無不溺亡。
自隘煞,乃戌人巳,巳人戌之例。若帶金神、白虎、亡劫、鬼墓、空亡、官符、大耗、刃煞,領其死絕之地,來克其身,廢其用神,犯其太歲,刑其大運,准上文。
丙子旺水,癸未東井,癸醜三河,帶咸池、金神、羊刃、亡神,多主死于水中。一雲帶亡神起端,因花酒惹事。

○耳聵目盲,用神陷切,而死敗克身。腰駝足跛,福氣衰頹,而刃煞刑主。
用神被死敗等物克竊,又臨休廢,時令又被惡神克竊身者,准上文。
貴氣休囚,又被惡神克制本體,兼又倚托死絕,惡氣出現,沈淪用神之吉,刃煞仍刑我日主者,准上文。

○鬼嘯應知惡夭,本虧非止貧寒。
鬼嘯如甲人遇庚、庚遇丙,轉轉相克之類,有辛合其丙,方可貪合忘克。一雲:先問日,後問年,此格最緊。
本虧,乃凶神作黨,克日家之氣,害年之幹,所以貧難少亡不免。

○天地具包藏之德,風雷遙激烈之聲。
申亥二字,明有力量,酉戌用神得所,正合此格。
一雲:申亥不露支神,虛夾二位,有貴氣者,體局不凡。卯巳二位,內有貴氣,柱中虛拱,歲運對沖,空處必能變化發越。
一雲:拱夾隱處,又恐刑沖太迫,走了貴氣。

○拱將拱座並拱印,必是貴人。顧子顧母尤顧身,自非俗客。
拱將,謂本支三合,如子人見申辰之例。
拱座,謂對宮,如子人即午之例。
拱印,謂印綬正位,如甲人子醜之例。一說:印乃庫也。又雲:印即幹庫,兼若財官貴氣有用,或財官生旺之鄉,皆富貴造化。
生我者為母,我生者為子,兼自身三位,俱無損壞,往來顧盼有福益者,為有福人也。

○三位奇寶用官神,流芳英烈。四幹天乙臨華蓋,曠世清高。
時座三合,謂之奇寶,若官星居上,無破無忌,世代不絕芳名勳業人也。
古法不獨論歲日之幹,乘天乙之貴為吉,月時幹有貴人乘者更妙,況臨本命華蓋,生平不止無凶,亦清高奇貴人也。

○四面宣明旺相,內廷食祿。二煞若臨夾拱,沙塞揚威。
青龍:元武、朱雀、勾陳為四面,幹祿歸元,各占方位,旺相。如甲乙臨寅卯為青龍,丙丁臨巳午,為朱雀之類,准上文。
亡神劫煞,二位俱空閒,而卻各有拱夾者,准上文。

○金水文華而拔萃,土金阜富以成高。
金水二象若清,無其餘之氣混濁其源者,文彩英華,出類之格。
金土相生,若各無偏倚,得中和之氣者,似物漸長,生意益高,如此之象,當作富貴之格,或貴氣和協,亦主功名食祿。

○榮耀者木火有發源,清貴者水木多順序。
木火易於煥發,有來處根源,柱中生意,或引歲運,故能扶引而榮耀,所以人不知元有根氣,但知運上木火透發耳。
水木清奇,若其氣不偏倚,順扶生旺帶貴者,必為斡苑清要,或台諫。

○登金步玉,貴人頭上帶官星。負笈擔簦,學堂館中逢驛馬。
天乙頭上有官星顯露,謂之官星坐貴,主貴。
學堂乃日主上旺之位,學館為官星生旺之方、臨官之位,亦同取用。遇驛馬在中,無甚貴氣者,空有才學無成,即入仕途,亦多奔走道路,落空亡更甚。

○翰苑標名,定稟乾坤瑞氣。薇垣秉政,應拱子午端門。
寅巳二位有力,能合亥申乾坤,又有三合拱者,子辰能拱申,卯未能拱亥,若無雜,申亥乘其貴氣,必為出群之造矣。
子午二位,或有正拱,或有三合外拱,如有貴氣集其上,勳業名家,人所未及。醜亥拱子,未巳拱午,為正。申辰拱子,寅戌拱午,為外。

○魁星才逢夾貴,風憲提刑。龍虎得以專威,玉堂拜相。
辰戌二位,逢夾貴為風憲提刑者,謂有威振作也。如壬癸逢巳卯拱辰,丙丁逢酉亥拱戌是也。又明見魁罡,重見貴氣,同前斷。
辰寅二位,若遇正拱外拱,有貴氣吉神聚其上者妙,合此格。或見寅辰得氣集貴,旺相扶持,無沖刑克害,仍得卯處有吉者,同前斷。

○陰陽偏用,貴崇奮極品之尊。卯酉正門,權輔領外藩之鎮。
偏陰偏陽,其氣多是奮發,風飛雷厲,貴氣若專,旺相力重,驟進極品者多。蓋偏氣好爭,挺然不屈,雄豪力大。偏官易於起發,但是退速,或非命爾;若正官則穩,隨分遷擢,無生殺之權。
卯酉乃日月出入之門戶,有貴氣拱夾得用者,合此。或明見此二位,用神集福有力無破者,准上文。

○歲駕祿馬帶財官,英雄超邁。貴局日時乘德秀,才業崢嶸。
凡太歲祿馬二位,宜系日主財官居上,豈非英雄超邁?
凡貴人局,在日時見德秀二氣者,合主文章才業大器秀拔,英傑之人也。

○用拙而運扶,枯鱗濟水。用強而運拙,曲港行舟。
用神力拙,或有氣而被克竊,或隱藏而無沖合,純而不利,運上卻引生扶之氣,悠然暢意矣。
用神或有力,或得時,或情合,若遇運中阻壞其氣者,東礙西撞,不能順駕,縱有一時風便,其奈何也。

○運以支重為基,歲以幹重乘氣。
運之支神,太過之物,則宜抑之;不及之物,則宜扶之。要與當生之神貫穿,看其本末乖順何如。若只詳用神輕重扶抑者,亦未善,又論生氣克氣,運支至重。次觀運幹,戰鬥和諧何似,統何柱中之物有情而言方吉。
流年與太歲幹神,關係最緊切。一年萬神吉凶之主,日克歲則災,合則晦,若有化有情,則有好事。所驗災福遲速,仍察運中相攝何如,須兼用歲支刑衝破害上言,無偏則可。

○運馳行色,用分何弱與何強。歲攝兵權,勢持情急而情重。
如日為身,貴為用,二者難以偏廢。日主為體,貴氣為用,俱要中和。一說用神貴氣,如登程行李器物糧草等件。運,即住腳公廨館宇所泊之所。五氣貴煞,何者引彼地理所宜或順,以參考其否泰之兆、吉凶二象。
遠元未萌,非歲則不能激揚其兆,唯歲君最嚴最切,至威至重,持握特急,勢來則如戰陣鬥敵,迅速險大,難以卒然救應議擬也,雖鐵關金鎖,其能禦哉。亦有貴氣為凶,抑惡揚善,乘機湊濟莫測。

○祿貴運欲顯揚,少壯兼旺地。凶煞須沉昧,老人更喜衰鄉。
一胞胎養沐長生冠帶之地,二十歲宜行。臨官帝旺之運,陽氣強盛,三四十歲宜行。衰病墓絕之運,天癸枯竭,五六十歲宜行。其中合可之義,則造化取捨之道,通變為言者也。運中少壯合體,固宜揚其貴祿。凶神欲沉淹,老者宜行死絕等運,仍不要與日主用神表堨芛N者,誠為福運。

○運氣發源力穩,方易成功。時幹化象求情,行當領用。
行運究考的驗禍福,亦是易事,當逐宮消息,審其來意。如運之發源,在年月日時上,空沖死敗之地,縱發不久。發源在穩實住處,可耐患難,可享富貴,福澤悠遠也。
行運之法,取時幹之化象者,有體象化象二意。一者得侶,有情有類,為象成用,或行至運中扶持,或旋造成其器,第一妙事。乃虛中家傳之秘,有此極論。引用餘神之氣最切,宜取用生克強弱。

○蜚黃騰達,運開一路官星。豹變興隆,年統平生財氣。
柱中帶官星,不若運運統攝,官神得意,步步榮耀。八字中有財不旺,雖見無情,行運雖至生旺之處,仍未奮發,蓋氣或死絕,或滯塞。歲乃尊嚴之君,吉凶神煞之主,流年或領財元,或生扶財象,或激開財庫,或遙合飛沖生旺之所,或拱夾暗包財神祿馬貴人之宮,其財之旺由此歲君統系。豹變,勃然興發也。

○運淩身弱,而適扶用神。運變身強,而抑其福氣。
當生身旺,或比肩太繁,用神怯弱者,宜淩廢其身之氣,適扶我之用神,反是則不祥也。當生本體氣弱,用神太過,身不勝任,又或錯亂不能歸一,所喜如是,反是則乖。蓋當生本末,體用相稱。運扶身太過,或困其用神,亦不中也。

○歲逢運符,吉罔凶。歲或運昧,善縱惡。
或當生凶煞力重,吉神力輕,財官勢況散漫,歲運符合福神而抑兇氣者有之。當生吉神力重,凶煞氣薄,歲運失紀綱制馭之道,或至於縱容惡煞,沉昧眾善者有之。

○詩曰:往來能參玉井篇,人間卻是地行仙。重開五氣分條處,剖破藩籬別有天。
《玉井奧訣》,乃安東杜謙所著。其間幽趣妙象,數見而用藏,氣類從無立有,倒飛暗合,得一分三,脫胎換骨,入聖超凡,誠非易事。欲窮絕處逢生,要識其旺而退藏,器滿必傾,物過則損,党盛則隨類,氣衰則托情。用不用,真假宜辨;變不變,象類先分。故氣稟有厚薄焉,有清濁焉,有高卑焉,有晦明焉,萬緒萬端,千變千化。氣有生克,究竟燭理外之理;物有造化,活法極參玄中之玄,誠得李虛中餘學一派之正傳也。世之不得睹是書者多矣,予故表而出之。育吾記。
1

評分人數

貼一下 愣頭青文章 此文章確實很值得看~~~跟各位易友分享   

四柱排列從何入手,以論命之優劣,是當先知研習之程式,程式以玉井奧訣所論最爲精當,茲節錄玉井之文,附以銓釋文,雖俚俗義有根據,先提綱契領,示以進行之路,然後逐步進修,庶無暗中摸索,誤入歧途之苦乎,玉井奧訣雲:
凡推究造化之理,其法以日爲主,坐下支神,先求其意,昔人論命,年爲本,日爲主,刪繁就簡,專言日主,今雲先求坐下支神之意者,言非專論日幹,必須合日辰干支兩字言之,以幹配支凡推究造化之理,其法以日爲主,坐下支神,先求其意,昔人論命,年爲本,日爲主,刪繁就簡,專言日主,今雲先求坐下支神之意者,言非專論日幹,必須合日辰干支兩字言之,以幹配支,先觀其有氣無氣,氣進氣退是宜先明,十二宮(見第一編),如甲申、乙酉、木氣絕是爲無氣,甲子,乙丑木臨沐浴冠帶位,雖弱而有氣,從長生至臨官,爲氣之進,從旺到墓爲氣之退,更觀有情無情,如甲辰,木在衰位,雖爲退氣之木,而水土蟠根,根潤枝榮,是爲有情,甲戌木臨養位,而戌土爲燥土,根枯葉瘁,是爲無情,又如庚辰金在養位,無氣,然濕土生金辰酋暗合,(不必明見酉字,辰酉有相合意),相生有情,庚戌雖爲西方餘氣之地,而燥土不生,反爲無情,有明弱而暗旺者,如丙辰丙戌似乎無根,然辰爲火之冠帶位,蓬蓬勃勃,氣勢甚旺,有明旺而暗弱者,如丙火臨墓庫,夕照蒼茫,黃昏暝色,反不如丙辰之氣清而壯也,如此之類,不勝枚舉,茲將六十干支略申其意,另列一篇,附五行十幹性惰之本,學者取爲參考可也。
愣頭青評注:1、此節主要提出看八字首先要觀察日柱的幹配支情況,通過辯強弱、察其坐支之有情無情(以十二寄生宮爲參照點,即胎、養、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病、死、墓、絕等十二種狀態)來判斷日幹自身的衰旺情況。2、關於日支的理解。首先,日支是八字日幹所寄生的內部環境,藉此可推斷其自身家庭環境、家庭氛圍、夫妻關係、內在性情等;其次,對乾造而言,日支代表妻宮,對坤造則代表夫宮,是權衡夫妻關係、感情的一個重要參照點;再之也是命主一生各種重大轉折、環境遷移、悲歡離合的重要參照點之一。3、關於十二寄生宮的理解。所謂的十二寄生宮,其實是古聖賢對事物發展過程的判斷思路及方法,它創造性地以十二個階段概括了事物發展的全過程,在某種意義上(其細分程度)比西方的二分法、三分法、四分法精確了許多,這也是中國古代陰陽學說的精髓之一。下面試以“開店經營”爲例表述五行寄生十二宮的運用方法:第一宮“胎”,“胎”有萌發、萌生之義。指有了“開店經營”的念頭的萌生,並在理論上對開店經營什麽、市場前景如何、競爭對手情況、自身優勢等問題進行投資經營前的綜合理性分析;第二宮“養”,“養”是孕育的意思,並暗中已開始諸付行動。如在確定了具體的經營方式、經營物件後著手籌備開店前的準備工作,包括選店址、門店裝修、進貨、及開業前的所有準備等;第三宮“長生”,“長生”是破土而出,有歷經一番艱辛後而得之義。具體上指通過各方面的努力,包括克服了開店籌備期的各種困難,門店今天正式掛牌開張,但其中的一番滋味包括對未來的憧憬和信心唯有經營者自己才知道;第四宮“沐浴”,“沐浴”有忐忑不安,成敗未定之義。門店剛開張後,因人地生疏,沒固定的顧客群,加上市場競爭激烈而自身經營、管理經驗相對不足,現經營維艱、未來成敗難於定論態勢;第五宮“冠帶”,“冠帶”有風華正茂、意氣風發之義。已歷經了開店初期的坎坷及艱辛,擺脫了危機,逐漸步入經營的成長期,並開始有了初期的資本積累;第六宮“臨官”,“臨官”有春風得意、八面威風之義。至此,經營上已進入高速的成長期,營業場地不斷擴大,財源滾滾,企業名聲如日中天;第七宮“帝旺”,“帝”者,頂也,有君臨天下,不可一世之義,但因到了旺的頂點,至好也不過如此,因而也免不了潛伏走向衰敗的危機;第八宮“衰”,“衰”是衰敗萎縮,有由大到小逐漸遞減之義。這時,企業的經營達到了最大的市場份額後停滯不前,在市場新的競爭對手的不斷蠶食下,經營上開始出現萎縮滑坡,現衰敗之象;第九宮“病”,“病”者,疾加也,有困難,不利,枯萎之義。隨著市場份額的不斷滑坡萎縮,經營上逐漸力不從心,利潤已入不敷出,企業舉步維艱;第十宮“死”,“死”者終止也。企業長期連連虧本,經營回天無力,經營者已無心繼續維持,只好關店宣告倒閉;第十一宮“墓”,“墓”者,埋葬死者的地方也。原來的經營場所已易主,但在工商登記部門的檔案堣敞酮d到這麽一句話:該店已停止營業,經核實同意登出;第十二宮“絕”,“絕”者斷也,有切斷前緣之義。指原店主在經營上所擁有的一切現已蕩然無存了,但也正因月氣淺深,何者主權,月氣者,月垣司令之神,十二宮之神,長生祿旺衰墓乙氣也,見第一篇,主權者,當旺用事也,如甲木生於申月,木氣絕地,庚金主權,丙火生於寅月,氣值長生,甲木主權之類,以日幹配月令之氣,日幹爲體,體之旺衰強弱既見,則宜扶宜抑之理自明,月氣有淺深,如金水生於大暑前,其時火土主權,金水雖多而弱,若生在大暑之後,有二三點金水相助,便作旺看,何者,金水進氣故也,丙火生在大寒後亦然,見二三點火,便作旺論,因二陽進氣故也,甲乙木生在三冬,雖干支多助,仍宜丙火暄暖,運行生旺之地,蓋木氣爲寒威所束縛也,滴天髓雲:進兮退兮宜抑揚,最宜仔細體察,(詳十幹選用法)。

愣頭青評注:此節主要講兩個問題:1、明確月氣在八字推斷中的重要性。年爲根,月爲苗,日爲花,時爲果,唯根壯苗才能旺,苗旺花才能秀,花秀果終能實。如年爲根雖不壯,不外是說明得不到祖輩、父輩的福蔭(財産繼承),或指得不到祖父輩相助之力,但只要月令有氣即苗能旺(一般多爲白手創業成家致富或通過自身努力得貴之造)即花自然秀;2、知進退之機,即未來者進功成者退的道理。珞碌子消息賦中指出:以幹爲祿,以向背定貧貴,以支爲命,詳順逆以循還。這也就是說,以八字日主比較月令財官印食的進氣退氣是權衡整個命局層次高低的關鍵。爲如此,又給了他重新思考,重新審視市場的時間和空間。

地支至切,党盛爲強,前言坐下支神月氣淺深,專論日支,月支,此則並論年月日時四支,四柱排列,天干爲苗,地支爲根,幹不通根名爲浮露,支不透幹名爲隱藏,日幹之旺衰強弱,喜用配合之有情無情,重在支辰,年爲根基,月爲門戶,日爲本身,時爲歸宿,皆從地支言之,故地支爲至切也,党盛者,如甲乙木見寅卯辰方爲黨,亥卯未局爲類,印綬爲生,此劫爲助,簡言之,統名爲同黨也,旺衰強弱,須分別言之,得時爲旺,失時爲衰,黨甚爲強,黨少爲弱,故有強而衰者,亦有弱而旺者,見下旺衰強弱篇。

愣頭青評注:此節主要涉及2個問題:1、如何看幹與支的強弱問題。命局中透幹的五行而支無同類(即不通根)爲"浮露",即使大運或流年使其有根也不以旺看,並且一般情況下當大運或流年使原無根的天干有根時,反而易形成衰神沖旺態勢,原命局若無救神則易有不測之災;支有而幹不透爲"隱藏",逢大運或流年使其透幹時,若喜則可爲用爲輔,這也即是八字命理書中常提到的"天干得一比肩不如地支有一餘氣"的道理,所以,幹爲苗而支爲根,苗無根則苗無所生,根無苗逢歲運補之仍有發苗之望;2、判斷八字的強弱衰旺的著重點在於地支,並就"旺"與"強"作具體區分。一般而言,支有比肩劫財爲有助,正印偏印爲有生,有生有助則爲強,無生少助則爲弱;日主得月氣之生或助則爲旺,失令則爲弱;同時還須注意比較八字其他地支的生、助情況,有時日幹雖失令但若其他地支有生有助也爲強,日幹雖得令但若其他地支無生無助也爲弱。
專執用神,切詳喜忌,求日元干支之情配合月令,而察其旺衰,統觀四支,而明其強弱,則此命造之所需耍,已了然於胸,或偏於強而宜抑,或偏於弱而宜扶,知其所缺之點,則宜補其缺,知其受病之處,則宜去其病,視其所需耍而補之,即所謂取用也,用神爲休咎之大綱,趨向之指南,故取用神爲習命理之初步工作,然取用非易事也,五行之性質不同,分陰分陽,十幹之性情又不同,生於十二個月,又各異其宜忌,更有月氣淺深進退,其中差以毫釐,謬以千里,決不能粗心浮氣,籠統論斷,以財官食印爲吉,傷煞梟印爲凶也,最緊耍者在辨別十幹之性情,性情既明,喜忌自見,下文明體立用篇,十幹選用法,專論十幹喜忌之用,學者細細體會,取用無難矣。

愣頭青評注:此節主要是論述用神的取用方法。1、取用神首先是“求日元干支之情配合月令,而察其旺衰”,旺者宜泄宜制,衰者宜生宜助。命局層次高低的界定在一般情況下可用所取得的用神比較其命局月氣,定出用神在五行季節中的“旺、相、休、囚、死”的所屬狀態。大凡能從月令中取得喜用之神,其八字的命局層次一般都比較高,所取用神處月氣“相”位次之,處“休”位再處之,“囚”位、“死”位以此類推再次之;2、分清十天干、十二地支的五行陰陽性質,一般相對而言,陽幹事速而陰乾事慢,幹主外而支主內;3、十神非財官食印吉而傷煞梟印凶,其吉凶的判斷關鍵主要看命局中的喜與不喜,因此辨十幹的五行性情爲斷八字之關鍵。氣氣切窮其理,物物至極轉關,氣氣者,十幹之氣,如甲木有甲木氣,乙木有乙木之氣,各各不同也,如甲木喜庚金偏官以取貴,而乙木喜日暄(丙),雨潤(癸)以取貴,何以故?進氣退氣之別也,丙丁戊己皆喜印綬相生,獨有庚辛金不喜見印,懼其埋金也,甲乙木喜丙火,寒木向陽,喜丁火爲木火通明,庚辛金喜壬癸,爲金水澄清,獨有丙丁見戊己,爲土晦火光也,甲丙戊壬四陽幹,皆喜偏官取貴,獨有庚金喜丁火,正官取貴,蓋丙火爲陽和之氣,調和氣候,非丙不可,而鍛煉庚金成器,須用爐冶之丁火也,各氣有各氣之喜忌,如不推其源,何能窮其理,不窮其理,何能明其用法,此粹言初篇所以先明陰陽,五行干支十二宮之原理,實爲初學入門之階梯也,物物者,五行也,五行爲春夏秋冬氣候之代名詞,迴圈周轉,無絕滅之理,五行以水火爲主,水火者,寒暑也,火死於酉,丙人死而丁火不死,何以故?丙爲進氣之火,蓬勃生旺之氣,至酉而死,丁爲退氣之火,氣本衰退,故旺而不烈,衰而不窮,無所褶死也,火至亥而絕(十月),然亥宮甲木長生,衰之極處,氣於轉關,至冬至而一陽生矣,水至卯而死,至已而絕,理亦相同,水至巳宮(四月)絕處,而庚金長生,至夏至而一陰生矣,五行至極處,皆有轉關之機,人命秉此,亦有反禍爲福之象,古歌訣雲:人至死絕爲最凶,起死回生福反祟,沈略深機人不識,康寧福祿壽還隆,如曾文正命:辛未、己亥、丙辰、己亥、即是此格,凡木火命生夏令,而金水得用,金水命生冬令,而木火得用,或木火命生冬令,而得木火生扶,金水命生夏令,而得金水生扶,大都好命居多,即至極轉關之意也。

愣頭青評注:此節主要承上啓下論述十天干、十二地支的理法運用。
1、十幹的理法運用首先要重在於深度理解其五行性情,現以木爲例作一說明,徐樂吾在《子平真詮》的評注中說:甲乙皆木,同爲在天之氣。甲爲陽和初轉,其勢方張;乙爲和煦生氣,見於卉木之萌芽。雖同爲木,而其性質有不同也。甲乙爲流行之氣,故雲行乎天;寅卯爲時令之序,規勸雲存乎地。流行之氣隨時令而轉移,故甲乙同以寅卯爲根,而亥未辰皆其根也。天干通根月令,爲當旺之氣,及時得用,最爲顯赫,否則,雖得爲用,而力不足,譬如府縣之官,不得時得地,則不能發號施令,不得展其才也。而甲乙分陰陽,然論其用,則陽幹陰乾各有不同。《滴天髓》雲:“五陽從氣不從勢,五陰從勢無情義”。蓋陽幹如君子,陽剛之性,只要四柱或印有根,則弱歸其弱,而不能從;五陰則不然,四柱財官偏盛,則從財官,即使日元稍有根苗,或通月令之氣,亦所不論。然或印綬有根,則又不嫌身弱,不畏克制,此陰乾陽幹性質之不同也。
《滴天髓》論天干宜忌中說:甲木參天,脫胎要火(最喜火來泄秀);春不容金(仲春以衰金而克木,木堅金缺,故春不容金),秋不容土(木生於秋氣休囚,而金當令,土不能培木之根,怕金克木故不容土也);火熾乘龍(龍者辰也。支全巳午或寅午戍而幹透丙丁,爲泄氣太過,且火旺木焚,宜坐辰,辰爲濕土,能滋培木而泄火),水蕩騎虎(寅,虎也。支全亥子或申子辰,而幹透壬癸,水泛木浮,宜坐寅,寅爲甲之祿旺,而藏火土,能納水之氣,不畏浮泛);地潤天和,植立千古(火燥坐辰,水泛坐寅,爲地潤,金水木土不相克,爲天和,這就是木的仁壽之象)。
乙木雖柔,圭刂羊解牛(牛羊,醜未也。乙木雖柔,而生於醜未月,未爲木庫,醜爲濕土,可培乙木之根,乙木根固,則制柔土亦有餘);懷丁抱丙,跨鳳乘猴(乙生申酉月,只要幹有丙丁火則不畏金旺);虛濕之地,騎馬也憂(馬,午也,生於亥子月,水旺木浮,雖支有午,亦難生髮);藤蘿系甲,可春可秋(如天干有甲,地支有寅,名爲藤蘿系甲,生於四季皆適宜,不畏砍伐)。
其次則以十幹五行特性配月令權衡衰旺喜忌,定八字命局層次的基本理法,一、定出八字日幹所必須喜的五行。如甲乙木生於冬季,火爲必須的調候用神,見丙火爲寒木向陽,喜丁火爲木火通明,若沒有火暖身則該八字那怕格局好、五行組合甚妙,也不過平常或偏枯,這也就象鹽若與水要溶成鹽水,它肯定需要水溫達到鹽的溶化點,否則那怕設備再好、容器再漂亮鹽還是不可能被水所溶化;
二、理解五行性情,掌握格局配合基本定則,如文中提出的,甲木喜庚金偏官以取貴,而乙木喜日暄(丙),雨潤(癸)以取貴,乃進氣退氣之別;丙丁戊己皆喜印綬相生,獨有庚辛金不喜見印,懼其埋金;甲乙木喜丙火,寒木向陽,喜丁火爲木火通明等等,大凡八字命局符合這種定則大都富貴的層次比較高。
2、五行干支十二宮之原理,如胎、養、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只不過是古人描述事物發展過程的十二種狀態而已,並非五行臨帝旺爲“福”而臨絕則爲“禍”之意,一般而言,八字健旺再臨日主帝旺位反福爲禍,命局臨“絕”而弱遇喜用生扶得力反轉禍爲福,並且大都好命居多,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指的就是這個意思。其實五行干支十二宮之原理也就是五行(爲春夏秋冬氣候之代名詞)進氣退氣,不斷迴圈周轉的過程。在這周而復始的過程中,歷經了夏至極熱而一陰生,冬至極寒而一陽生,古人把這種現象歸納概括爲“物極必反”或“禍福相依”,並爲求“中正”而派生了“中庸”學說及大量“不偏不倚”的東方行爲哲學,八字的用神定則其實就是其中的一種形式。
有氣者急,有情者切,有氣從十二宮言之,有情從生克會合言之,甲乙木,生寅卯辰,亥卯未之地爲有根,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墓地,爲氣,根屬有形,氣屬無形,如甲子,乙丑,木臨沐浴冠帶位,雖無根而有氣,甲午,乙巳、木臨病死地,是爲無氣,繼善篇雲:乙木生居午位,名僞氣散之文、甲申;甲戌,乙酉皆無氣。
有情二字,合生克會合兩種論之,以幹加支,幹爲我,支爲彼,支須生我,不可我生,須我克,不可克我,下生上爲印,上生下爲泄,我克爲財,克我爲鬼,其中有分別,譬如甲辰、甲戌同爲我克之財,然甲辰有情,濕木培根,我克之中有生我之意也,甲戌情,土燥根枯,枝焦葉悴也,甲子,甲午、甲子、雖生我而無情,北地寒,生機窒滯也,甲午雖爲木之死地,而甲己相合,則比較爲有情也,又如壬辰、壬戌、辰爲水之庫,納水之淵,如湖,如沼,壬戌高崗之水,如澗,如溪,壬辰日坐墓地,反爲有情,壬戌水臨冠帶位,反而無情也,壬子壬午,壬子沖奔之水,旺而無情,壬午水入南方,本無泛濫,而壬丁上下氣合,雖在衰位,反而有情,以上論干支二字,凡幹與幹,或支興支之間,喜生而見生,喜克而見克,俱爲有情,反之爲無情,喜用之總,輿日元相合,則有情喜用,與別幹相合,則情向他人,精神分散,總之有情無情,最難說明,須多看自能領會,急切二字合言凶言之,吉神有氣,則發福,凶神有氣則發禍,亦吉神來合,因有情而切近,忌神來合,亦因切近之故,終身受其牽制,總之氣與情,均爲無形之物,急與切亦爲無形之征,多看自能領會,非文字所能說明也。

愣頭青評注:1、五行干支十二宮之基本運用。一般而言,日幹臨長生、沐浴、冠帶、臨官、旺、衰、墓爲有氣,臨日幹本氣方局、三合局爲有根。有根無根是權衡日主的強弱狀態及面對命局十神的喜忌狀態,而五行干支十二宮之有氣無氣是權衡日乾面對命局十神的利弊程度及相關的親和程度。如日主爲財旺身弱之乾造,一般表現爲以下幾種可能之一,一、娶妻姐;二、懼內;三、風流或多妻妾;四、工作環境與錢財有關,如銀行職員、會計出納、帶保管員性質的工作等。這就是說,財旺身弱之人在他的一生中經常會擁有這些環境但一般都不能隨心所欲的支配它。
2、有情無情實爲五行干支對日主的相關影響力。從遠近看,越貼近日幹的干支對日主的影響力越大,若喜神貼近爲有情爲福大之人,凶神貼近爲無情爲禍大之人。從克合看,吉神有氣則發福爲有情,凶神有氣則發災爲無情;日主喜神與別干支相會,意不在我爲無情,日主忌神被別干支克合爲有情。
3、八字排大運之陽年生人(男)順推、陰年生人(男)逆推及五行干支十二宮的理論依據。五行陰陽學說,是古人認識自然和解釋自然的宇宙觀和方法論,是古代的唯物論和辯證法。陰陽和五行觀念,二者幾乎在同步發展的情況下很快就融爲一體,其理論體系的起始是以河圖、洛書爲標誌。陰陽學說以爲,陰陽之間的基本關係可以概括爲陰陽的相互對恃(離合)、相互依存(互根)、相互消長(升降)、相互轉化(生化)等四方面,並且相互間相生、相克、乘侮(恃強淩弱)、承治(相互拱托)、制化。清代江永在《河洛精蘊》中說,“河圖無八幹,而有八幹之理。一即壬水,六即癸水,三即甲木,八即乙木,七即丙火,二即丁火,九即庚金,四即辛金。陽得奇數,陰得偶數,分居四方。而五爲戊土,十爲己土,居中央以爲不用也”。在河圖洛書中,河圖左旋(順時針方向)爲相生,如一六之水左旋至東則水生木,再旋至南爲木生火,而洛書右旋(逆時針方向)爲相克,如一六之水右旋至西則爲水克火,又旋至南爲火克金,並且處於反復的迴圈中。河圖中的奇數和偶數各自有條不紊的順時針旋轉,用線聯結起來,就出現一個“S”型旋渦結構,其中(奇數代表陽幹的)一、三、七、九聯結爲上旋臂,而(偶數代表陰乾的)二、四、六、八聯結爲下旋臂,這種正反螺旋結構,巧妙地演示了“一陰一陽謂之道”的太極之理。從這堨i以看出,雖同爲金木水火,但因陰陽的性質不同在排列組合上互爲相對,表現爲陽幹組合上旋爲順而陰乾組合下旋爲逆(這就是八字命理中關於排大運陰陽年順、逆推及五行十二宮干支陽生陰死‘如木長生於亥,甲木見之爲生,乙木見之爲死’的理論依據),而這種“曲成萬物而不遺”也正是河圖爲象數理之源的關鍵所在。
洛書之數起於一而窮於九,五建極於中,自五以下皆爲生數,五以上爲成數。生數與成數相間而立,成右轉之勢(逆時針方向)。陳夢雷在《周易淺述》中說,“數起於一,一合中五而生六;六合一而生七,七合中五去十而生二;二合七而生九,九合中五去十而生四;四合九去十而生三;三合中五而生八;八合三去十而複生一”。就是說,凡奇數一、三、七、九如加中五以生下數必爲偶數,凡偶數如二、四、六、八則合前位之奇數以生下數必爲奇數。陳氏還把它歸納爲“偶從奇,奇不從偶也(這也就是《滴天髓》的陽幹從氣不從勢,陰乾從勢無情義的理論佐證);奇必生偶,偶必生奇,陰陽互根也”。同河圖一樣,洛書亦具有“生生不息”的旋渦型結構,《系辭》的“曲成萬物而不遺”及老子的“萬物負陰而抱陽”說的就是陰陽二氣的互根,是構成宇宙世界乃至萬物生成、運動、發展的規律所在,並且皆曲周而成,無一能例外。

年幹統攝,次看月時,時爲權衡,分毫加減,統結上文,李虛中論命,以年爲主,至徐子平始改以日爲主,其理一也,論年命者,吉凶論斷,彙萃於日時,論日立者,基礎根本統攝於年命,本篇首言以日爲主,而雲年爲統攝者,年爲基本,爲一生福命所自出也,次看月時者,以日元配月令,而察其旺衰,及喜用得時,不得時再以時辰加減其輕重,蓋月者,一年氣候之程式,時者,一日氣候之程式也,古人雲:年如秤鈎,綰起其物,月如秤擊,提起綱紐,口如衡身,斤兩分明,時如秤錘,輕重加減,可謂善於譬喻,繼善篇雲:取用憑於生月,當推究其深淺,發覺在於日時,耍消詳於強弱,即此意也,總之,論命四柱不可偏廢,須將八個字打成一片,抉其綱耍,而其關鍵則在月與時,五行本爲氣候之代名詞,月時乃氣候所出也,月令主其大綱,時辰加減其分量,豈不然歟,(以上取用詳下明體立用篇)。

愣頭青評注:此節總攬全局,論述四柱八字的基本取用方式。1、論命以年爲根基(注:此爲古法,今多不用。古之人大都講究家族傳承,並常以祖上幾代的出身、傳奇爲榮耀。今之論法年除代表祖輩外也以父母柱參看,年柱主初限爲1-15歲),若爲喜用,多主父母事業較成功,命主15歲前生活悠遊風光;其次以月爲提綱(限爲16-30歲),是集日主全身氣血之所在,一生富貴夭貧推斷的主要參照點。此限若爲喜用,多爲命主本人30歲前事業略有小成或婚姻圓滿。月也爲兄弟宮及婚姻宮(現代有時把月柱當朋友宮參看),兄弟吉凶及預測結婚年限多以沖合此宮爲主要參照點;日柱限爲31-45歲,日幹代表自身,日支代表配偶宮,配偶的基本情況及婚姻情況主要以此宮爲參照點,日支若爲喜用神,男多主得美妻能妻,女多主得如意夫婿。按子平法,四柱八字是以日幹爲基點,觀察比較年、月、時柱的五行基本情況,借此來推斷命主一生的基本曲線;時柱爲子孫宮(限爲46-60歲),也爲奴僕宮,若爲喜用主子孫出色,下屬得力。
2、命局“用神”的基本概念。簡單的說,“用神”是指對八字命局有利的干支,它通過制、泄、補、益達到以穩定日主爲機制的最佳狀態。“用神”本身具有陰陽的兩重性,其陽是一面是動態的,一般是隨大運、流年與原命局重新組合的變化而變化。這也好比人的一生如原命局,生病(大運、流年所引起的刑衝破害)是不可避免的,而“用神”就是藥,但不可能只用一種“藥”就能以不變應萬變治其一生中所有不同的病;而其陰的一面是相對靜止的,它不因大運、流年的變化而變化。就如有的人一出生就有先天性的眼睛近視(如同命局寒木喜火一樣)問題,而眼睛的先天性近視不會因其一生的富貴夭貧經歷而有所改變,想改善視力問題唯有配眼鏡,而眼鏡就是所謂的靜態用神。
隨合仍緊,遙合不閑,合有五合六合三合之分,更有明合暗合之別,(詳下),隨合者貼身相合也,如甲子日,己巳時,或甲月己日,天干也,子日醜時,辰月子日,地支合也,皆爲明合,子日巳時,子中癸水祿氣,與巳宮戊土祿氣相合,卯日申時,乙庚祿氣相合,是爲暗合,凡隨合則氣緊,喜則有情,忌則牽制,其用亦強,遙合者,不可以其隔位,遂目爲閑神無用也,命造入手,首宜注意。

愣頭青評注:合在八字中最為常見,需區分其具體情況。天干之合只論化與不化,如甲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之合。一般而言,合而不化為絆合,所合五行都按受損減力看。按古法論之,天干的合化成功條件需一方無根(無同類)無生(無印星)而另一方有強根方論合化成功;地支之合有三合(如亥卯未)六合(如子醜合),在形式上還有明合暗合之分,如子日丑時,辰月子日,地支合也,皆為明合,子日巳時,子中癸水祿氣,與巳宮戊土祿氣相合,卯日申時,乙庚祿氣相合,是為暗合。地支之合更有貼合、隔合之分,帖合氣緊,喜則有情,忌則牽制,而隔合為閑神不論。總而言之,化合之區分雖較為複雜,但其實從合化的性質論就只有真合與假合兩種,即五行成象如稼穡格、曲直格、炎上格、潤下格、從革格為真合,餘其他合化都為假合,而假合一般會隨大運、流年沖克的變化而變化。
體制須廣大,體制者,氣局也,同一財官印,有王侯卿相,有貧窮下賤,氣局钜細之分也,氣局二字,最難解釋,︵本書第五篇論格局高低,即從氣局以分別之也︶,莫過於大方面,然本身福命如薄,提綰不起,大方面亦有何益,反嫌散漫,無收不成其局,本身福命,須看日主用神,凡四柱配合,日主要生旺有氣,用神要得時得地,合於需要,四柱配合有有情,無忌神閑神夾雜,不多不少恰到好處,苟能如此,表局雖不宏偉,亦不失中上之命,普通氣局,看祿馬貴人,拱夾暗藏遙合,拱合亦須本身福命提綰,方成有用之物,古人之論氣局者,以蘭台妙選爲唯一精要之書,然用之不驗,何以故?即棄本身福命,而專論氣局故也,且蘭台古法專主納音,要知學術推陳出新,新法既出,舊法自歸淘汰,算醫藥莫不皆然,研究之人,必須推源窮本,舍蕪取精,蘭台與李虛中命書,滴天髓爲命理中三大名著,自有其不可磨滅之價值,其中論支局、地位、拱夾等法,論議極精,至於納音,自徐子平改用日主正五行後,命理已有進一步之簡捷方法,供獻於社會,迂遠之納音,在天然淘汰之列,惜乎今人不明其理,疲心力於糟粕,而反舍其精華,豈不哀哉!論體制以方局爲入手之用,局有局之用,非明其原理何從分別。

愣頭青評注:看八字最講究的就是命局本身五行的氣脈流通,一般而言,八字不論身旺身弱,只要原命局五行流通暢順,生化有情,用神爲月氣藏支之一或得月氣生助,無忌神閑神夾雜,日主旺大運有泄有制,日主弱大運有生有助,則都爲上上之造。命局旺則有泄有制,弱則有生有扶,用神得地有氣,合則有其情,沖則去其忌,並有大運助其喜用,爲中上之造。命局雖流通欠佳但配合有情,喜用雖有氣但在原局中有絆合、刑沖之病,若大運能破其合解其沖,生助原局喜用神,爲中之命造。命局五行配合缺欠“有情”,支雖刑衝破害但幸有救神,並有大運生助其喜用,仍不失爲中下之命造。命局干支配合無情,所喜干支被絆合或刑沖,原局喜用無氣,爲下之命造。命局散漫無氣,生機枯槁,生其忌而制其喜,爲下下之命造。
字面分先後,字面先後極關重耍,譬如甲木以辛金爲官,倘辛金在年而月透丙丁,則官星被傷,決不能用,倘辛金在時,而年丁月己則火生土,而不能克金,官星無損也,甲以己土爲財,若己土在時年,月雖重見,甲木己土向於日元,非年月之甲所能奪也,若年甲月己則年日丙甲爭合,月幹之己土,而財被劫矣,年己月甲,則年幹之己爲月令之甲所有,於我無份矣,更有藏透之間,亦顯有分則,如丙火用壬忌戊土晦光,當取甲木爲救,倘戊土出幹,而甲木藏支,則支甲不能破天干之戊,甲透戊藏,甲木亦能制戊而取清,此以藏透論先後也,喜用藏在支中,最好爲月令當旺之神,次者,日支時支亦親切可用,若在年支,只恐關會不到,蓋命理以年爲祖基,主幼十五年,月爲門戶,主壯十五年,日爲本身,主長十五年,時爲歸宿,主晚十五年,用神在年,大都主幼年蔭庇,日月主本身事業,時王暮年事業,或享子福,故財官食印喜忌之神,在字面先後之間大有關係也。

愣頭青評注:命局中的用神一般都不能被傷,如“奧訣”中說,“譬如甲木以辛金爲官,倘辛金在年而月透丙丁,則官星被傷,決不能用,倘辛金在時,而年丁月己則火生土,而不能克金,官星無損也”;其二,命局用神忌被其他干支貼身克合,命局分析中所謂的五行干支有情無情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奧訣”中說,“甲以己土爲財,若己土在時年,月雖重見,甲木己土向於日元,非年月之甲所能奪也,若年甲月己則年日丙甲爭合,月幹之己土,而財被劫矣,年己月甲,則年幹之己爲月令之甲所有,於我無份矣”。其三,用神的藏支或透幹也要有所區分。“奧訣”中說,“丙火用壬忌戊土晦光,當取甲木爲救,倘戊土出幹,而甲木藏支,則支甲不能破天干之戊,甲透戊藏,甲木亦能制戊而取清,此以藏透論先後也,喜用藏在支中,最好爲月令當旺之神,次者,日支時支亦親切可用,若在年支,只恐關會不到,蓋命理以年爲祖基,主幼十五年,月爲門戶,主壯十五年,日爲本身,主長十五年,時爲歸宿,主晚十五年,用神在年,大都主幼年蔭庇,日月主本身事業,時王暮年事業,或享子福,故財官食印喜忌之神,在字面先後之間大有關係也。”總而言之,用神喜有氣,忌被克被傷,用神在年柱主幼年得父母蔭庇。最喜出現在月柱,最好爲月令當旺之神,並主30歲前事業有小成。喜用神在日支主壯年才發福,而喜用落在時柱主晚來發達或享兒孫福。
天干專論生克制化,地支專取刑衝破害,命理天干以生克制化爲主,即財官食印等十神是也,地支以刑沖會合爲主,以幹配支,專論十二宮生旺休囚,人元藏用者,十二宮長生祿旺衰墓之氣也,後人爲便於初學起見,將支中可用之氣,亦以生克取之,浸假而訛僞爲爭,反以不盡列爲缺少,而命理之真義反晦矣,耍知天干顯露於外,故有生克制化之可論,地支各守本宮,專論旺衰,非見刑衝破窖,無生克制化之可言,地支以刑沖會合爲主,此言刑衝破害者,因上文隨合遙合會合之重耍,已詳於前矣,破害即包括于刑沖之中,(下列專篇述之),(生克制化會合刑沖之變化,以及字面先後之關係,本喜均不詳述,非略也,因詳述之,非十餘萬言不能盡,有子平真詮在,何必從同,故僅略舉概要,學者宜取子平真詮評注細閱之。
財官只依日辰,亡劫須參太歲,論神煞約分三大顯,一、財官印食等十神,只從日辰論0二、十二宮生旺休囚,以及天乙貴人,則天干四字皆須論及。三、驛馬,咸池、亡神、劫煞、華蓋,暗金等神煞,均須從太歲論之。太歲年命也,蓋地支神煞,大都從太歲起,故有駕前神煞,駕後神煞,之稱(駕者歲駕即太歲也,然其中亦有可參,以日辰者,如咸池一煞,寅午戌咸池在卯,申子辰咸池在酉,而丙丁日辰見卯,壬癸日辰見酉,亦可作咸池論,但只以水火爲限,金水非可同論,此外如學堂、詞館、文昌福神、空亡、金神、魁罡、以及進交退休等神煞,專論日時干支兩字,蓋從選日法中參雜而來,非命理之所重,學者精究之後,取作參考,亦未嘗不可也。

愣頭青評注:1、八字干支運用理解。對八字的干支而言,幹爲陽,支爲陰。陽主動而陰主靜,故天干屬陽性動以生克制化論之,而地支屬陰性靜守於本宮,一般只論衰旺,除非見刑、沖、破、害、合使其由靜變動,否則無生克制化可言,此爲地支運用的關鍵。對八字幹配支而言,專論十二宮生旺休囚,以察天干之生旺程度,權衡臨支之環境,借此可預測、判斷其事態的具體情況及與之有關的周邊關係,此爲八字全局分析及流年論斷的關鍵,也是八字論命的精髓之一,值得學者好好把玩。2、八字神煞的理解。一般而言,可從三個方面來理解神煞,一、八字的十神即爲神煞,其判斷是以日幹爲觀察點;二、十二宮生旺休囚,天乙貴人,則天干四字皆須論及,借此推斷周邊人事關係;三、大凡驛馬,咸池、亡神、劫煞、華蓋,暗金等神煞,均從年柱論之,學堂、詞館、文昌福神、空亡、金神、魁罡、以及進交退休等神煞,從日時干支兩字論之,其理爲年一般指外環境及家族情況或俗說的家運,而日時幹所論一般爲自身情況,因此象學堂、詞館、文昌福神、空亡、金神、魁罡、以及進交退休等神煞一般都用來判斷自身的修養、學識、性格等。與此同時,大凡流年的具體事態推斷很多都以神煞爲主要依據,江湖盲派的斷命歌訣及技法大都出於此。
象成一家,不執貴氣,根源一氣,生物滿盈,象成一家者,四柱偏重于一行,如金木、金火、全金、金水之類,有專旺五格,曲直、炎上,從革、潤下,稼穡是也,如象雖成爲一家,而干支有一二不同類,在日元則爲從化在年月時干支,則爲強衆敵寡,勢在去其寡以成其衆。貴氣者,財官祿馬也,象成一家,格成隔旺,不再執財官祿馬之貴氣,而其成格之原因,由於根源一氣,故專旺格局,第一須支辰會局,則同氣連枝,氣勢純一,天干欲不從化而不可得,即有一二違逆之神,亦難破之矣,因其根源一氣,所以以滿盈爲貴,從局即取所從之神爲用,化格即取生我化神爲用,助其旺也,專旺五格,雖有因氣候關係,而取食傷以泄旺氣者,然見印綬不礙其福,若專旺不純,則無疑用印矣,此諸格局之變,即象成一家,必須成其旺也。


愣頭青評注:此節主要是針對八字整體在氣勢上成從象、成象、專旺、化格作一論述。在八字學說中,從宏觀上講其取用法則一般有兩種方式。即一是日主有根有氣,二是日主無根無氣。
對日主有根有氣的取用法則。取用時應首先考慮兩個因素,1、八字寒熱濕燥冷暖之因素,此關係到原局八字的生機問題,習八字者不可不識。一般來說調候爲八字取用的第一法則,設若八字原局呈寒濕冷熱燥狀態,生機本已凝滯,縱八字原局格局甚妙或大運補其不足,總有偏枯之嫌,雖榮也不久矣。如人一出生即身體上有先天性病變或缺陷者,縱然後天有無限權力或萬貫家財,總改變不了先天之不足。2、再以扶抑之法論之。扶抑之法以月令的取用爲主,有可取用者則命局層次較高。若月令無可取用則於年日時中求,此爲普通層次的命局。若原命局中年日時無取用之物件或取用之物件需在大運或流年中求,則此爲下下之命局。
常見初習八字命理者或理法不甚通者經常圍繞八字日主之強弱、從與不從及取用的扶抑之法爭論紛紛,忽視了八字原局之寒熱濕燥的分析及取用,此實偏於一隅也,特此提出引爲重視。
日主無根無氣的取用法則。一般考慮的因素有三:1、尋找八字中最旺的某一五行,而該五行又能對日主起到絕對的生扶克泄耗的主導作用,這種取用法則的理法源於陰陽學說的“禍福相依”論。此類借勢傍勢的命局若有大運生扶其旺(勢)傾整個八字的五行也不乏是一好命格;2、八字整體在氣勢上成從象、化格之命格,一般其取用原則以生旺所從象之五行及所化合之五行爲取用物件;3、原局八字中沒專旺一方的五行,其取用原則一般考慮一、調候;二、命局五行流通使之能益於日主的五行爲取用原則,但一般此類命局爲層次較低的命格;
總而言之,日主無根無氣的命局一般來說總有偏枯之嫌,並且倚重大運的作用。
八字整體在氣勢上呈象成一家之命局,一般不考慮財官祿馬,因成格的原因是由於根源一氣,故屬專旺格局,一般原局八字呈支辰會局,同氣連枝,氣勢純一,因其根源一氣,所以以滿盈爲貴。其取用原則爲生助其旺。
八法關鏈五氣閑端,總結上文,八法者,生克制化會合刑坤也,五氣者,金木水火土也,八法無命理之關鍵,譬如生之一字,非僅生我,我生之謂也,其中有生而不生,不生而生之理,如乙木見壬,辛金見戊,正印也,無情之生,等於不生,不如癸水己士偏印之能生也,但辛金如見戊子,土虛而潤,便能生金,壬水見己土,水挾沙泥而便能生木,無情變爲有情矣,木能生火,金能生水,理之常也,然寒木向陽,春回大地,氣轉陽和,木實藉丙火而生也,金生於夏,爍石流金,月令之中,雖皆藏土,爲火所炳燥,土不情之生,等於不生,不如癸水己士偏印之能生也,但辛金如見戊子,土虛而潤,便能生金,壬水見己土,水挾沙泥而便能生木,無情變爲有情矣,木能生火,金能生水,理之常也,然寒木向陽,春回大地,氣轉陽和,木實藉丙火而生也,金生於夏,爍石流金,月令之中,雖皆藏土,爲火所熚燥,土不生丁,見壬癸之水,則土潤金生,是金實藉水以生也,五行有五行之性情,十幹有十幹之性情,十幹加臨十二支,因所臨宮位不同,其情又異,非明瞭五行干支之性情,命理無從說起。


愣頭青注:八法者,天干只論生克制化,地支只論會合刑沖。五氣者,四季五行之寒熱濕燥溫也。此節強調天干生克制化及地支會合刑沖的條件及運用,關鍵在於五氣是否得其中。即全憑寒熱濕燥溫這五氣來作爲推斷(其生克制化會合刑沖)的前置條件,此爲八字學說中關於生克制化會合刑沖之關鍵,習者不可不識。如此節所講的“木能生火,金能生水,理之常也,然寒木向陽,春回大地,氣轉陽和,木實藉丙火而生也,金生於夏(愣頭青注:指在未月),爍石流金,月令之中,雖皆藏土,爲火所炳燥,土不生丁,見壬癸之水,則土潤金生,是金實藉水以生也”。
物須原本體,器完由出根基,凡事必須窮其原理,推求其本體,五行干支何以與人生休咎有關,固一極大之疑問也,既知五行爲春夏秋冬之代名詞,十二支即九宮爲洛書流行之用,則命理無非人生之稟賦,不涉於迷信矣,知其本體,則甲乙者,春之氣候可不拘,拘於木,丙火者,夏之氣候,非真融融之火,上文所雲,木能生火,而三冬初春之木,實藉丙火以生,金能生水,而三夏之金,實藉水以生,其理自了然於胸,不以爲奇矣。
根基者,四柱八個字也,同一財官格,有貴爲卿相,有爲商店夥計,同一獨當一面之局,有爲帝主督撫之尊,亦有攤販商賈之流,其故安在?蓋命之好壞,在於根基,格之大小,在於氣局,蘭台妙選雲:雖仗根基之穩,未饒格局之真,豈無因哉,︵詳上體制節︶,器完者,日主生旺有氣,用神真而得時,四柱配合有情,適合需耍,自爲上等命造,譬如同一佳運,在上命可以飛皇騰達,在劣造不過生活較安而已,同一劣運,在上命不礙其安富尊榮,逐漸進步,在劣造則流離顛沛矣,此中千差萬別,不在運歲而在原命也。

愣頭青注:此節是對八字學說的法則及運用作一統領性的點竅,即溯流窮源知其干支的原理及實在意義,運用上則自然能有的放矢。概括起來就是論命不能執著於五行之象的誤區,否則易陷入唯識論的怪圈。如天干的壬癸水就是天河水及雨露水,甲乙木就一定代表參天之木及小苗小草,並以日常觀物之常識以爲小樹小苗賴于水的澆灌而成長,於是以爲這就是“格物致知”並以有形之象入手來論命。孰不知五行八字論命是圍繞季節氣候、流通、命局十神根基的旺弱、喜用神活躍程度等綜合因素來推斷的。故:
一、不能執著、拘泥于如“水生木”等已知的五行傳變關係。認清“五氣”即四季五行之寒熱濕燥溫(之氣)在八字論命中的重要性,如上節所講“譬如生之一字,非僅生我,我生之謂也,其中有生而不生,不生而生之理。 ”如“木能生火,而三冬初春之木,實藉丙火以生;金能生水,而三夏之金,實藉水以生,其理自了然於胸,不以爲奇矣。”
二、根基。天干的有根無根之論在八字中其實並不極限於日元所代表的“我”的旺弱分析,其他十神或用神也同論。如“食神生財,富從天來”一訣,其成立的前置理由就是命局中日主健旺,食神通根透幹得月氣或得月氣之助同時財星有氣才成立。故十神及喜用神的根基狀況同時也決定了八字命局的層次,如文中所說“同一財官格,有貴爲卿相,有爲商店夥計;同一獨當一面之局,有爲帝主督撫之尊,亦有攤販商賈之流”。爲何有這麽大的差別,其實這是因八字原命局中喜用的十神有“根基”否來決定的。故《奧訣》在此節的結尾用了以下的一段話來作爲結束語:“譬如同一佳運,在上命可以飛皇騰達,在劣造不過生活較安而已,同一劣運,在上命不礙其安富尊榮,逐漸進步,在劣造則流離顛法加搜檢,各稟吉凶,物須提豁,方明輕重,命理非僅以取用神爲盡其能事也,四柱八個字以及拱夾暗藏之物,皆須看到,在取用時,刪繁就簡,獨探驪珠,而論征驗時,不論其爲忌神,爲閑神,須一一如法加以搜檢,方知其各稟吉凶也,命理既以生克制化,會合刑沖爲關鍵矣,又何必加以財官、祿馬、貴人之名稱耶,則因物需提豁,方明其輕重,故同一財官、祿馬、貴人、有用則宜特別提出,無用則略之可也。書雲:君子命中也有梟煞亡劫,小人命內,豈無祿馬財官,是獨當具只眼,辨別其有用無用,此在初學者或視爲難事,熟習之後,一望而知,特非可語于初學者耳。
以上摘錄玉井奧訣入門程式,而加以詮釋,先羅列其大綱,然後逐步闡述,學者循序進修,庶無暗中摸索之苦,今人號稱曾習命理一二十年,而初級知識未能完備者,甚多,越級以求高深,難免誤解之多,而終於不得其門而入也。


愣頭青注:此節是繼上一節對八字的運用法則作進一步論述。概括起來就是八字的論斷分析過程是多角度的,並非只有旺弱論一途。因此“僅取”用神來論命是不夠的,也是不全面的。要注意四柱八個字之間的五行(傳變)關係及柱與柱之間的拱夾暗藏之五行。如《琴堂指金歌》賦在論“拱夾”中曰:貴人祿馬官福同,拱夾怕逢空。官福祿馬最喜夾,太歲沖必發。刃煞莫夾官祿鄉,夾著禍難當。前夾地尾後天鋒,雖榮不善終。同時,不受格局的思路所局限,因“君子命中也有梟煞亡劫,小人命內,豈無祿馬財官,是獨當具只眼,辨別其有用無用,此在初學者或視爲難事,熟習之後,一望而知。”在取用時,要養成善抓主要矛盾,命理本以生克制化,會合刑沖爲關鍵,因此要刪繁就簡。最後,對忌神、閑神的分析也不能輕易放過,這樣的命理分析才能比較全面。
沛矣,此中千差萬別,不在運歲而在原命也。” 愣頭青按:《玉井奧訣》篇幅短小未能單獨成冊,但字如珠璣析理深刻,屬難得一見的精品。此篇東海徐樂吾衹釋其前十五節來作為八字命理的入門進修程式,足見徐先賢對其文的重視程度。
我對此文的評注是從今年(2005年)的3月份開始,因是業餘時間,前前後後近三個月。同時發表於“愣頭青八字論壇”及“龍隱論壇之命研版”。因徐在釋《義井奧訣》時,加入了他太多的主觀見解,而《義井奧訣》的原文中好些精髓的東西他爲了初學者入門便於理解之故又對其進行了增刪,實為一憾。
愣頭青 2005年6月21日於廣東潮州

TOP

三命通會 包羅萬象 玉井一文 乃精華之一 願與各位易友分享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網友可參考看看
清聖宮北極玄天上帝救世之廟
(04)8736944 8760944
彰化縣社頭鄉清水岩村清興路50-71號

TOP

你幫他賣廣告嗎?

TOP

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免責聲明:本論壇為免費論壇,所有言論均屬發言者個人意見,又所有人仕之商業活動,均與 命理王 無關